— 愛君 —

【冷饭重炒请注意】【刀舰乱舞】威严战争总集 A-B-C-D【Fin】

*想不到写了很久的文还是不能在11月前吐出来 本篇是前几个月的复制黏贴产物总集……【你太过分了居然沦落到月更月更就算了还要炒冷饭】仅作lofter11月位置的充数 (没错我有强迫症) 新文我尽快吐出来!! 


——驱逐舰不知火与短刀药研藤四郎两者之间威严与霸气的战争——


“不知火,前来报告。”

冰冷粉红发色的少女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出现在本丸。突如其来的一阵风吹过,那高高绑起短小的马尾辫就这样随风晃动,脸颊旁边的头发也肆意飞舞,而马尾的主人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丝毫改变,仍是十分的坚定。

她不知道自己在本丸的付丧神看来是多么的高高在上,多么的不可一世。那是因为她的下巴很自然地就抬起一个完美的弧度,眼神也从来都是自上而下地俯视面前的一切。她的上身明明是微微往前倾,双腿却十分有力地霸据着本丸的地面,游刃有余地稳住娇小的身躯。

还不够。

少女身上所穿着的那套现代的军事制服,还有那高傲之花的姿态,让本丸的刀对她产生了强烈的好奇。

但是,当他们在看清楚她后背上那与她娇小的身躯形成鲜明而强烈对比的巨大连装炮的时候,整个本丸的付丧神不是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就是剧烈抖动了一下。

少女那冰蓝的瞳眸中折射出一股生人勿近的寒光,嘴角同时微微上扬,一字一顿地说道:“不知火哪里做错了吗?你们为什么要这么看着不知火呢?”


——驱逐舰不知火与短刀药研藤四郎两者之间威严与霸气的战争——


毫无疑问地,少女身上所背的,是枪,是炮。

那是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具有瞬间性毁灭力量的枪炮,被现代人称之为“热兵器”的魔鬼。

那些被现代人称之为“冷兵器”的刀剑,在绝对的力量差距面前根本无能为力。对她的恐惧便在各位付丧神的心中油然而生。

哼。奇怪的男人们。

决定无视付丧神们投来的含有奇怪意味的视线,不知火嘴角的笑容瞬间凝固。

“对不起。我只想问,司令在哪?”

那把与外表的年幼不符的,极为成熟的御姐声线再次响起。不知火这样说着,随意向前走了几步。

面对未知的少女,那份力量的威胁,众付丧神的神经瞬间绷紧。

一时之间,他们颇有默契地后退几步,摆出了方阵,甚至下意识地拔出了自己的本体摆出了防御的姿势。

锵 锵 锵——

紧急拔刀。

看到他们聚在一起齐刷刷地拔出佩戴在身上的刀剑时,不知火的脑中充满了一种叫做茫然的情绪。

为什么要拔刀呢?是因为遇到了敌人吗?想到这里,她猛然转过身,手本能地按在自己的连装炮上,瞪大了眼睛注视了本丸空无一人的庭院……

终究是驱逐舰,竟然意识不到自己的身上的舰装对于付丧神来说是一种极大的力量威慑。


——驱逐舰不知火与短刀药研藤四郎两者之间威严与霸气的战争——


“不知火对吧?你是什么人!——”

不知道是哪位付丧神大吼了一声。

“带着枪炮来到这个本丸,究竟有何目的!——”

起初,看到少女进入本丸的时候,他们还以为是审神者回来了。后来,他们才发现少女与审神者的相貌和体格大有不同,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以为是别的本丸的审神者来拜访,或者是时空管理局派来的信使……

在看到那套炮口径大小齐全的舰装之后,所有的关于来者的身份的猜想便被全部否定。

总之,每位付丧神就像被下了命令一样,整齐地做出了【来者非善】这个判断。

他们明白,如果对方真的动起真格的话。自己烟消云散,只是几次呼吸之间的事情罢了。

可是,这是审神者的本丸。面对“敌人’’,他们除了【誓死保卫审神者的本丸】这个选择之外,早已自动放弃了作出其他选择的权利。

听到质问的不知火转过身子来。突然明白了一切缘由的她不高兴地皱了皱眉,缓缓地说道:“不知火不是敌人,放下你们的刀。”

“不知火是来找司令的。”

她重新站好,扯了扯自己的白色手套,接着从马甲的口袋中掏出了一个付丧神们都再熟悉不过的——

金色极守。

金灿灿的极守自带的安全感使付丧神紧张的心慢慢平静下来。

极守上面,那大大一个红色“爱”字的刺绣十分显眼。那波动着的灵力,毫无疑问就是审神者的给予。


——驱逐舰不知火与短刀药研藤四郎两者之间威严与霸气的战争——


“不知火?……原来就是你啊,我明白了。”

带着黑色手套的手随性潇洒地一甩,刀身便准确无误地退回鞘中,动作一气呵成。

能让人在紧张时刻安心下来的那名少年用他独特的嗓音缓缓说出了这句话。

不,等下——真的是少年吗?仅从外表判断的话,一米五几的身高,稚嫩的面庞,还没长开的双肩和细腿,真的跟普通成长期的少年没有区别。但如果这个本丸的主人在场的话,一定会微笑着摇头否定将他归类到“少年”这个选项中去。

理由?大概就是,这个付丧神有着同类少年不具备的成熟心境啊。

明明只是短刀,为何能有着打刀一样的细心,太刀都甘拜下风的气场,大太刀一样的勇猛呢?明明只是短刀,这样的出色,瞬间让他在同类中脱颖而出,成为具有高辨识度的付丧神,这也太过分了吧。

恐怕在他心中,也没有意识到自己仅仅是短刀吧?也对,战场上长大的孩子,早就经历与同类不一样的残酷战争……

正是有这数不清战斗的经验,让他在不知火“入侵”到这个本丸时最早做出了迎战的准备,也让他在了解来者意图的时候首先解除自己的武装。

药研藤四郎,拨开他面前的付丧神,一步一步走到了不知火的面前,向她伸出自己的手去。

“药研藤四郎,是大将最信任的得力助手。”

仿佛像宣告命令的国王一样,少年以最有自己风格的话语告知来者自己的地位。


——驱逐舰不知火与短刀药研藤四郎两者之间威严与霸气的战争——


此刻,不知火放下手中的御守,看到的是药研站在她的面前。

眼下,两名少年少女面对面站着,终于能好好看清对方的相貌身材。

不知火的海蓝的瞳孔中倒映着药研藤四郎的紫黑色的发丝,而那双具有魅惑力的紫色瞳眸的主人也在打量着他面前眼神坚定的少女。

不知火身上的阳炎型舰的海军制服,还有药研身上粟田口所属的类军事制服,灰色与黑色,两者的相似性竟然在此表现出和谐的统一。而少女身上那醒目的红色领结,也与少年身上点缀的丝丝红绳相互呼应。

虽然身高相似,打扮相似。可两人身上分别体现的少年与少女给人不同的感觉还是能让人意识到他们的独特性。少年的肤色稍白,短裤下,黑色的中筒袜与绑带黑皮鞋更是衬托他那一双长腿的美。与少年相比,少女的皮肤是更为健康的黄颜色。裙子下,一双浅灰的中筒袜提到一个恰到好处的高度,学生用褐色皮鞋对于表现她的稚气来说,已经足够了。

两人站到对方面前不过仅仅几秒,就已经把对方的打扮看透了。终于,少女那带着白色手套的手覆盖上了少年那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掌,看似友好地稍稍用力握了一下。

白与黑,黑与白。

两人下意识地去捕捉到对方的眼神。马上,他们感觉到了,眼神之中,来自对方的威压。


——驱逐舰不知火与短刀药研藤四郎两者之间威严与霸气的战争——


不知火与药研藤四郎。

一个是提督最爱的舰娘。一个是审神者最爱的付丧神。

作为提督与审神者的“那个人”,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对她所爱的舰娘与付丧神分别赋予了镇守府和本丸最大的权力与她本人珍贵的给予。

同样地,“那个人”也曾经在他们面前,相互提到对方的存在,把对方的名字与性格都介绍地清清楚楚。

不知火与药研,一开始是对对方与自身的相似而感到惊讶,也后来却因为对方的存在而产生嫉妒。

我们之中,哪个才是最重要?这样的疑问在两人的心中偶尔会出现。

不因为别的,就是因为“那个人”的特殊身份。“那个人”不是她专属的提督,也不是他专属的审神者。

她既是提督,也是审神者。她肩上的重任意味着她要同时兼顾镇守府与本丸,她有两个毫不干涉的小世界……

没错,两个世界来回穿梭的“那个人”,在不同的世界里,给予不同的爱,也应是理所当然……

嗯……到目前为止,“那个人”还是这么想的。


——驱逐舰不知火与短刀药研藤四郎两者之间威严与霸气的战争——

 

两人的手垂下的那一个瞬间,空气中的异样分子强烈波动,千言万语在这其中不停相撞、炸裂。

明明频率是如此不同的心跳,此刻却都为了那同样的名字而产生极为不和谐的名为“爱”的共鸣。

——你就是她所在意的人

意识到什么的思绪像是一支涂满毒药的箭插进腐败的果实里,从那伤口溢出了酸臭的汁液,污染了一整个原本纯净无暇的心境。

少年与少女的视线意料之中地重新交织在一起。


——驱逐舰不知火与短刀药研藤四郎两者之间威严与霸气的战争——


“不知火有急事要见司令官。”

率先打破僵局,属于不知火的声音响起。

“哦?那样的话,请告诉我具体的内容,由我传达便是。”

表面上一本正经地说着,药研的嘴角飞快闪过一丝让人注意不到的笑容。

——这里是,我的主场

“……”

不知火一时接不上话来,就这样看似无奈地盯着面前少年的瞳眸。然而,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她的下巴还是一如既往地划出一个微小的弧度,从下而上地俯视着面前身高相似的药研。

然后她也像之前的药研一样,微微地笑了。

她调动那细长的手指,重新从口袋里拿出那个灿烂的金色极守,不偏不倚地摆在药研的视线范围正中央。

“这是司令官给不知火的御守,知道吧?”

“只是那样的话,我也有那么一个呢。那个刻着爱字的,大将给的御守。”

应该要更加礼貌地做出回应才对。

绽放不成功的花朵的周围散发着浓烈的火药味。


——驱逐舰不知火与短刀药研藤四郎两者之间威严与霸气的战争——


无形火药的气味。

弥漫在整个本丸的空气里。就像是庆典里有的特有的香火气息,向人宣告着:欢迎来到修罗场。

”不是的,不知火不是那个意思。“

不知火顿了顿,继续说道。

”明明是本丸里,刀剑该有的东西。司令为什么要跨越时间和空间,到另一个镇守府里赠送给作为军舰的我呢。这个御守的意义,在不知火身上,比在你身上,更有意义不是吗……更重要的是,不知火想说……“

突然就说出了那么多的话语,果然只要说到司令官,自己就会变得不一样……

一抹难以让人发现的红晕爬上不知火那精致的脸庞,不知火眨了眨眼睛,甩了甩手中金灿灿的御守。

”你不知道吧,镇守府跟你们本丸不一样。可是有誓约的存在哦……?“

此言一出,药研藤四郎的脸色瞬间从自信变得迷茫起来。

誓约……什么誓约?不一样的契约……

药研表面故作镇定着,他的大脑却紧张不停地搜索着有关”契约“的词语。不仅是他,所有本丸里在场的刀都在做同样的事情。

结果……是没有结果呢。审神者并没有跟他们讲过任何有关镇守府与本丸不一样的契约的事情。

一句也没有。

“是的,那是婚姻的誓约。达到一定等级的舰娘即可与司令官缔结契约,成为港区的合法伴侣。“

轰轰轰……

话语化作成为庆典里的烟花,在人毫无心理准备的时刻猛烈地向上发射,在一片赤红的天空里绽放一朵朵有着恐怖笑脸的黑色的花朵。

药研藤四郎比在场所有刀都要明白她口中话语的含义。

并没有带有什么温度的声音再次响起。

“作为舰娘的我们可以和在镇守府的司令官缔结合法的婚姻。而你们,就算和本丸的审神者产生了爱情,也注定不被承认,不受保护,不是吗?你们的时空管理局似乎不想审神者和你们有除了主从以外的关系呢,所以才不会给你们有那样的权力。呵呵……”

不知火用余光扫了扫紧咬着嘴唇一语不发的药研,苦笑了两声。

“真是可怜啊,只能用那样廉价御守来代替银色的戒指。这样真的好像在玩过家家的游戏啊……”

说着,不知火再次甩了甩手中的御守,眼眸里流露出一种复杂的神情。

该说是对他的同情吗?抑或是可怜?啊,这两种说法都一样吧?

可是仔细想想就会想明白,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眼前的这个少年。可是如假包换的……

情敌。

”啊,对了。不知火的等级还没达到能和司令官缔结契约的程度,但是司令官跟不知火说了……她只喜欢不知火,等不知火成长起来了,就会和不知火缔结契约。这个御守,是司令官与不知火的小小约定的礼物……用司令官所在的那个世界的话来说,就是定情信物吧。“

听懂了吗,我的和你的,不一样。

”虽然你也有一个,但那只是可笑的替代品而已……“

随着语调的提高,不知火的嘴角也同时向上勾勒出少有的夸张弧度。

她挺直了腰杆,骄傲地走到药研藤四郎身旁,踮起了脚。几乎是贴着他的耳朵,她用极为诱惑的嗓音说出那毫无疑问是最残忍的话语……

”能为司令官戴上戒指,穿上洁白婚纱的,只有我。“

只有我,阳炎型二号舰,不知火。


——驱逐舰不知火的宣言——




评论(1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