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愛君 —

【本丸日常】(日常吐槽风) 枕头乱舞——粟田口限定 【下】

哈喽,看我!你在,害怕,什么?【点我看上篇】

*都说了不要吃饭喝水看

*看完的感想:1.这个本丸有毒 2.婶婶有病 3.作者有病 4.粟田口一家都是天使


用枕头扭打得难分难舍的四人此刻终于因为房间灯光的熄灭而停下了手中的枕头大战。信浓先是茫然地发出了疑问,后藤也一脸懵逼。厚的反应还算迅速,不过还是药研找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阿拉果然我家药研就是聪明!药研赛高赛高❤

不对不对现在不是花痴的时候!!!!

我扭了扭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灵力将我的声音音量扩大,对着四人喊话道:“信浓!后藤!厚!药研!由于你们的私斗造成了恶劣影响,你们现在已经被包围了,赶快放下手中的枕头投降吧!”

我拼命想起在现世看的警匪片里面的台词,假装自己是警察的头儿来抓捕拿斧头群殴的小混混们。

“赶紧投降,不然我们将采取暴力!”

我的话一出,对面,了解了当下情况的四人意外地冷静了下来。

在我的精心布局的“游戏”之下,他们四人的“恩恩怨怨”也如我所愿在此刻烟消云散,面对的敌人也不再是对方,而是同时变成了在这边的“我们”。

没错,他们结盟了!

在黑暗之中凭灵力感觉到的是,他们四人推倒了房间里的大长桌,发出了巨大的噪音。

以宽大的桌面作为掩体。

好家伙,认真了!

他们接受了我的“游戏”,“游戏”在此刻宣布成立……


夜战。

这是一场夜战的王者,短刀们参加的游戏。

在夜的加成之下,这场枕头的战争,注定不同凡常。

“对于招安不作应答是吗?那好!……”


远战!

“全体,发射!”

我手一挥,平野,前田,退,秋田,博多就同时奋力将手中的枕头投射出去。

唰唰唰——

“倒下吧!”

前田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大喝一声,熟练地抓起身边的枕头再次往四人的方向砸去,眼神尽是出阵杀敌般的专注。但不同于杀敌的是,此刻他的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对自己的能力感到十分自信。

玩的很开心嘛!

“嗯——!”

灵力感觉到的是,信浓躲闪不及,被砸到了头,闷哼了一声。

“ 诶伊呀!”

秋田的情绪也被前田带动了起来,也跟着大喝一声,再次将手中的枕头扔了出去。

秋田好样的!

“哎……小老虎……不要……等下……”

突然注意到五虎退突然停下了动作并从墙边站了起来而跑了出去,在黑暗之中我瞪大了眼睛想要看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却是无能为力。

反应过来的我赶紧用灵力一探,当灵力察觉到刚刚秋田扔出去的却没有砸中而孤零零地躺在两大阵地之间的抱枕,我倒吸一口冷气。

那那那那那那是我在现世的漫展买的咸鱼抱枕!!不要!!秋田!你都干了什么!!

完蛋了。

误以为是真的咸鱼,退的小老虎们追了出去。

小老虎们不甘示弱,蜂拥而上,领头那只一个跳跃,以锐不可挡的气势狠狠扑向枕头。

“不!小老虎!那是……”

那是我心爱的咸鱼枕头啊!

一切都太晚了。涌到喉咙处的话语随着老虎最后一个残忍的撕裂动作吞咽而下。

咸鱼瞪大眼睛惊恐地注视着我,脖颈露出的棉絮就像是它落下的眼泪,这都是无声的告别。

我们还没来得及好好说声再见,那些共渡晚上的美好时光,咸鱼它那阳光的笑容,就这样,就这样。

对不起……咸鱼……我……

“不啊!!!!”我悲伤地嘶吼出来。

空中凌乱的棉絮飞舞着,为我和它这段无终的恋情渲染着悲伤的氛围。

退一边泪眼汪汪地伸出手去,一心呼唤着他的小老虎们,却注意不到脚下的枕头,一脚踩了上去,一滑,整个人扑在了榻榻米上。

“退!!”

倒在地上的退“哇”地一声哭了出来,眼泪夺眶而出。

躲在被褥墙后的我猛地锤了一下脚下的榻榻米,心中尽是波动。感觉到的是,躲在桌子后面的,厚的脸上的心疼之色一闪而过。


可恶!绝对不能原谅!

看着心爱的咸鱼和可爱的小老虎就这样死在和倒在战场的中间,我心一狠,重新扬起了手。

我的咸鱼啊啊啊!!!!!


就这样进行了三轮的投枕。我们将手中将近大半的枕头都扔了出去。

命中:信浓藤四郎。损失:五虎退。

除了前田的第二下砸中了信浓以外,其他枕头,对面的四人都安全闪避了。

“停!”

我手一举,下达了停止投射的命令。

“信浓!我知道你被砸到头了!你们还不出来投降吗!”

信浓可爱的脸上,神情有点尴尬。可是,下一秒,他跟身边的药研对视了一下,露出了小恶魔的笑容。

然后年长的四人骄傲地抬起了下巴。宛如各色宝石的瞳眸好像在注视着猎物一样,在黑暗之中一一折射出寒光。

不好!!!

突然想起了什么了,可是为时已晚。年长的四人属性自然比年幼的五人要高,行动也更为敏捷迅速,在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四人已经收拾好我们刚刚扔过去的枕头,稳稳地握在了手上……

“发现了好东西呢。”

药研的资源获得语句,在这个场景下我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开心地笑起来了。


我……真是个笨蛋……


“枕头乱舞,开始了。”

这真是个坏到透顶的游戏。


“全部!!卧倒!!!”

唰唰唰——

我们刚刚到底扔了多少枕头过去……

年长短刀的高速机动的优势全部展现了出来。用言语也描绘不到那是个怎么样的场景——黑暗之中突如其来的密集枕头雨倾泻而下,真是让人想不明白为什么那四把短刀可以做到如此快速的地步……

“嘿!”

凭着灵力感应到了,后藤一脸欢快地抄起身边的枕头一个一个甩过来,手臂挥动的速度太快甚至带出了几分残影。

后藤你这小子……

在这个情况下无能为力的我只好快速护住身边的前田和秋田,用力将他们的身躯按下,匍匐在地面。

“呜呜……”秋田害怕地闭上了眼睛,发出低鸣。前田的手也紧紧抓住我的,传来几分颤抖。

对不起,小可爱秋田和前田,都是婶婶的错。

“好痛!”

听到隔壁传来一声呐喊,我扭头一看,博多已经以“大”字形躺在了地面,脸部还被那个棕色的枕头压着。

一动不动。

“博多!!”我本能地往他的方向喊去,趴在地面的我轻轻摆开秋田和前田的手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慢慢向他爬过去。

唰唰唰——

听到了我的呐喊而知晓了博多情况的四人,还加快了扔枕头的频率。一不小心没躲开,一个大大长条的枕头从天而降压在了我的身上,背部传来了沉重的力量。


心里暗骂一声,用手拍开了枕头。

不对——

在黑暗中的我被吓得瞪大了双眼,身边这个跟我的身材差不多大的抱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抱枕上面的图案我是再熟悉不过了。抱枕上,现世画师画的药研▉▉▉▉的姿势躺在白色被单的床上,满脸▉▉。那件本来应该穿在战斗服里面的白衬衫此时▉▉▉▉▉▉▉▉▉▉▉,露出下面雪白诱人的腹肌。裤子松松垮垮地套在胯骨上,▉▉▉▉▉▉▉▉▉▉▉,一双袜子也不好好穿着,只穿了一只,另一只▉▉▉▉

啊啊啊不对停下我我我为什么我要描述这个抱枕!!重点是现在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

我我我我我的亲爱药研等身抱枕为什么会在这里!!!!

天哪好羞耻快杀了我吧!!!!

“哎,刚刚好像扔了一个奇奇怪怪的枕头……算了不管了!

后藤那满不在意的声音从对面传来。

以一种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抬起头,我感觉自己的喉咙里面仿佛可以咳出血来。

后……藤……你……等……着……

“博……博多……”我僵硬地回过头来,用手推了推了博多。

身边,躺在榻榻米上的短刀没有回应,好像真的死了一样。

我一脸悲痛地拂开他脸上的枕头。只见博多的表情一脸安详,他的双眼紧闭,一丝鼻血从他的鼻孔中流出,在他可爱的脸庞上留下红色的痕迹。

啊……

好生气哦,可是还是要保持优雅。

“博多,是这样的。这篇我随便写写玩的无厘头东西,上篇发布后居然骗到好多喜欢哎,还有个婶婶评论说要加你的戏份,你知道我们这些辣鸡文手写的东西都是要满足读者老爷的啦。快点起来别装死,我给加你出场……”

出场费三个字还没说完,一股物体高速运动而带来的空间气流使我的眼睛一阵刺痛——

等我反应过来并睁开眼睛的时候,枕头的飞舞已经结束了。博多站了起来,左手右手上堆着一个个枕头,他低下头来,严肃地看着趴在地上傻了眼的我。

“交给我吧。”他那双会说话的可爱的大眼睛紧紧注视我的,传来了这样的信号。

博多那坚毅的表情让我的心安定下来。

虽然他的鼻血还是哗哗往下直流。

好……好样的。博多太帅了!!

还没来得及感慨刚刚的一切,灵力便感觉到一期一振便在黑暗之中摸索中从房间的角落走了过来。

夜晚,没有灯光的照耀的黑暗至极的室内,对侦查低的太刀来说是怎么样的一种煎熬,可即使是那样,他也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来到我的身边。

“主殿,在下已经把西瓜切好了……”

就在这时候,在双方阵地中央的五虎退的哭声骤然变大。

“呜……呜哇哇……一……一期哥……”

一期一振瞪大了双眼,那帅气的脸庞上满是惊讶的神色,他的视线随即投向连我用肉眼都难以辨认清情况的那片黑暗之中,试图寻找那娇小的身影。

我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只手按在博多肩上让他蹲下,一只手揽在一期的背上。

“一期你别紧张,先先先坐坐坐下……”

突然发现那个等身的药研抱枕还躺在身边,我眼疾脚快一脚踹开了那个抱枕好让它脱离一期一振的视线范围。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让我紧张地直冒冷汗……

还……还好没被一期一振发现……

得救了。我下意识地舒了一口气。

“一期你冷静一下,退没事的,就是撒娇而已,等下我会好好补偿他的!”

“真的吗?……”他那双像琥珀一样的瞳眸焦急地注视着我的双目,让心虚的我不禁抖了一下。

我艰难地点了点头,便离开一期身边,向被褥墙的方向扑了过去。

“平野,前田,秋田,博多。我们的枕头全在这里了吗??”

“是的……除了那个好像咸鱼一样的……”

“啊啊啊秋田别提那个咸鱼枕头了!!!”面对眼前天真地说着那样残忍的话的秋田,我的内心全是波动,甚至还有点想哭。

“全在这里了……要继续扔吗?”

前田已然丧失了刚刚的战意,用极为微弱的声音向我问道。

“不……是我幼稚了。这个扔枕头的游戏,扔多少过去,就会有多少扔回来,双方不停地重复,就会进入一个死循环……”

“再继续下去也没有意义了。”平野接道我的话说道。

说罢,我进一步将灵力扩散至房间的那一边。退在他的小老虎的簇拥之下默默用手抹着眼泪。灵力在前进一些,就能感受得清清楚楚——连他自己也没发现的是,厚那心疼的眼神,一直停留在退身上。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开始这样的游戏……

咸鱼也好,等身药研抱枕也好,退、一期、厚也好,都太让人伤心了。

我默默站了起来。

“扔枕头游戏什么的太幼稚了啦!大家,都结束吧,好吗?”

往对面四人的方向喊了一声,我收回了我的灵力。

四人没有应声。没有灵力的偷窥,四人是如何的表情,我都感觉不到了。

在这时,他们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呢?是因刚刚的游戏过于兴奋而又因为我的打断而兴致全无?是面对接下来必有的我的训斥而担惊受怕?是……

“厚!!”

本能地喊出了那把短刀的名字。

“厚!你不是最疼弟弟了吗!刚刚小退不小心摔倒在榻榻米上了,你心疼的样子,我全部都看到了!!”

退的哭声瞬间小了下来,恰好又在这时,房外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射了进来。借助那微弱的月光,我看到了双眼通红的退停止了用手抹眼泪,他咬了咬嘴唇,强忍着不让自己继续哭下去。

接着。退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往我们这边走来。

下一秒,退那娇小的身躯便被一期拥入怀中。一期温柔地抚摸着退的脑勺,露出了带有苦涩意味的笑容。

“过来吧!厚!”

“……知道了啦!”

蹲在桌子后面的厚极力掩饰声音中的波动,从那片黑暗中跑了出来。

他大步来到我们的身边,来到了退的身后,一期的面前。

那副极为孩子气的脸庞此刻充满了愧疚,一期先是假装用力拍了一下他的头,随后将他也揽进自己的怀中。

三人紧紧拥抱在一起的画面显得无比的温馨。

“咔。”恰好这个时候,灯光的电源回来了,房间内又充满了温暖黄色灯光的照耀,让这份温馨变得耀眼起来。

等等等等下!!房间有灯了!!

我用平生最快的速度打开了被褥柜把那个等身抱枕粗暴地塞了进去。

呼……

又是一次考验,我靠在被褥柜的门上呼了一口气。

“药研,后藤,信浓。你们三个也赶紧从桌子后面出来了啦,要收拾一下东西睡觉了啊!”

我扭过头向房间的另一边,桌子后面的三人喊话道。

然而还是没有回应。

真是的!还在闹什么小脾气嘛!!

“后藤!!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去抱西瓜回来吗!!”

说着,我跑向身后的小桌子,手一抄,高高举起了一期一振刚刚切好的西瓜。

“那是因为,这个西瓜!!是现世的最新品种啊!!我让你抱回来是为了让你锻炼手臂肌肉,让你变得更强!更是让你吃的啊!!吃了它!你就能获得现世的最新科研力量了!”

说完,我用力地咬了一口手中的西瓜。

西瓜那包含果汁的肉在口腔里迸出鲜甜的汁液,让我躁热的心变得平静下来。不愧是贵的要死的新品种,真好吃!!!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是这样吗!!”

后藤那小子激动地大喊一声,跌跌撞撞地从桌子后面跑了过来。

他双眼发光注视着桌上的西瓜,问道:“吃了这个真的能变强吗?”

“四(是)真的……锁(所)以你快点……吃了啦……”

嚼着口中鲜甜的西瓜瓜肉,我慢悠悠地说道。

看着眼前开始狼吞虎咽而把西瓜汁弄得到处都是的短刀,我不禁笑了起来,扭过头去向短刀们说道:“大家也快过来吃西瓜吧!”

平野和前田跟着挤了上来,有礼貌地说了一句:“我开动啦!”便各拿起桌子上的西瓜吃了起来。

秋田小可爱的反应慢了一步,但也笑嘻嘻地拿起来吃了。

啊,夏天有解暑的西瓜可以吃真是太好了,还要感谢博多接住了西瓜……

哎对了,说起来,博多呢?

视线在寻找博多的踪影,最后停了下来。看到的是,博多这小子正享受地躺在榻榻米上,一边用手优雅地擦去鼻血,一边啃着西瓜。

你你你什么时候拿的!!!你是鬼吗!!

被他的速度吓到的我心脏剧烈地跳动了一下,随后慢慢冷静下来。

我用一旁的毛巾擦了擦手,叉着腰向还躲在桌子后面的两人喊话道:“药研!信浓!你们还不出来吗!再不出来西瓜就要被吃完啦!”

深知西瓜是没有什么诱惑力的,我又加了一句:

“信浓宝宝!快出来!婶婶答应你以后再也不躲开你的怀抱了啦!”

“……真的吗?”

信浓那怀疑的声音从桌子后面飘了出来,有气无力的。

“可是大将你喜欢的是药研不是吗?”他随口又补了一句。

“药……药研什么的!并不能阻挡我也喜欢可爱的信浓了啦!!信浓你知道吗,婶婶在初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已经被你所吸引了!!”

“信浓鲜艳热情的红发,绿色的眼睛,在本丸里面很稀有哦!加上信浓的台词那么可爱,婶婶对信浓其实根本没有抵抗力了啦!!”

“来吧,信浓宝宝!!从此之后婶婶让你抱!!抱着睡也可以!! ”

我蹦蹦跳跳到房间的中央,张开了双臂。

“那就说好了哦,不许反悔❤”

如我所料的,信浓开心地从桌子后面冲了出来,扑向了我的怀抱。

腰间传来了信浓手臂用力怀抱的力量。

“哈……信浓的头发!好痒!”

“大将可不许嫌弃我!”

“是啦是啦,不会嫌弃信浓宝宝的啦!”我用手揉了揉信浓的脑袋,他抬起头来,向我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信浓真是太可爱了!

说起来,还有药研躲在桌子后面还没出来……

桌面很大,药研又躲在桌面背后,迟迟不肯吭声,听着我和信浓的对话,药研会是怎么样的心情呢……

“药……”

“阿拉阿拉,结束了吗♪”

正当我想向药研喊话的时候,乱从房间门口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鲶尾和骨喰也进来了。

乱看了看我和怀中的信浓,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骨喰看了看乱糟糟的房间,不禁扶了扶额说道:“太乱了啊,要好久才能收拾干净啊……”

的确,被推倒在地面上的大长桌;我那条挚爱却面目全非的咸鱼和地上的棉花;博多砌的被褥墙此时已经倒了一半;满地都是各种各样的枕头;还有一旁的小桌子上的西瓜皮和因为后藤吃相太糟糕而喷的到处都是的西瓜汁。

鲶尾笑嘻嘻地用手拍在骨喰的肩膀上,说道:“没关系的!有那么多刀在,很快就收拾好了啊!”

“但愿如此吧……”骨喰不带希望地说道。

可能是有点热吧,这时,信浓往我的怀里蹭了两蹭就离开了。转而,他用右手轻轻抓住了我的左手,开心地晃了晃。

充满孩子气可爱的动作让我感觉到他身上的那份童真,心好像都要融化了。

“说起来,药……”

“大将。”

乱和药研的声音同时响起,后者那份磁性至极的性感嗓音有力地盖住了前者,把我吓得抖了一下。

“是!!”我本能地向药研作出了回应。

药研的声音从桌子后面传来。但是他本人却没有从桌子后面走出来……还在闹小情绪吗?

“那个抱枕,是怎·么·回·事?嗯?”

空气瞬间冻结。

“啊,你是说那个色气满满的抱枕吗?那个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乱你闭嘴!!!”

羞耻至极,我下意识甩开了信浓的手冲上前去捂住了乱的嘴。

“药……药研你听我解释!!我……我……那个……那……抱……”

过于紧张而语无伦次,我吓得整个人都在颤抖,手心,额头,全是冷汗。

一不留神,乱就从我的手中挣扎了出来,完美地闪开了。

“那个抱枕就让人家来解释了啦❤”

我惊恐地看着笑容满满的乱用可爱的嗓音说出残忍的事实。

“这个抱枕嘛……”

啊,药研我爱你,世界再见。

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哎嘿嘿❤其实当初她买的是人家的抱枕了啦♪她可是一边擦着鼻血一边说着‘女装少年…乱什么的简直无法抵抗……’,然后就按下了购买人家的抱枕的按钮哦! ”

“对了!她还说‘药研抱枕什么的太羞耻了被药研发现就不得了了还是乱更像女孩子抱起来没有罪恶感’,所以才买的人家的抱枕。可是人家怎么可能会让她得逞了啦♪于是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和店家说要换成药研的,就是这样❤”

“……”

“……”

无语。

“阿拉,药研?你是在生气吗?还是说在害羞吗?为什么还躲在桌子后面不出来呢?所以,其实一切都是人家干的啦❤快点出来了啦♪”

瑟瑟发抖,我胆怯地睁开眼睛,刚好看到一丝令人恐惧的笑容在乱的嘴角扬过。

“都是因为你这么乱来,才搞到房间这个样子的啦。所以还不出来的话收拾,我就要出大招了哦❤”

“乱你这家伙……”

药研的怒腔冲击着我的耳膜。

是这样的,如果我今天死在这里的话,请务必给我把药研的抱枕处理掉,谢谢。

大概明天,现世的审神者论坛就会出现由时空管理局发布的官方帖子【谨记!某审神者购买本丸刀剑抱枕惹众刀愤怒被杀!拒绝抱枕,人人有责!】

“呐呐,主啊,其实你想看很久了吧?”

乱突然握住我的双手,一脸兴奋地看着我说道。

“看……看什么??”

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乱的说的是什么,高度紧张加羞耻的我断断续续地应答道。

乱却眨了眨眼睛,吐了吐舌头跟我做了个鬼脸并反问我道:“主,你觉得怎么样的女孩子才是最可爱的呢?”

“当然是裙子下面有大▉▉的女孩子最……”

下意识地说出心中所想,迟钝的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是我我我我!!!!!”

乱可爱的脸一红,松开了我的手。他清了清嗓子,娇羞地说道:“嗯哼❤”

“就是这样。那个,药研你再不出来收拾的话,人家就要♪”

说着,乱用手拨开了上衣的下摆,把手放到裤头上:“▉▉▉▉❤”

哎?

等等。

等等等等。

我听到了什么??

▉▉▉▉❤

啊啊啊不对这篇文章这样下去会不会被和谐掉的啊但是是女装少年乱主动这样说的哎还要在我面前真的想想都好兴奋啊可能人生只有这一次机会啊可恶乱你怎么能够这么犯规啊是真的吗是真的吧可恶好想看可是药研在面前啊你个女流氓快点去死好不好算了死就死吧药研你还是不要出来啦我等下会切腹自尽的我真的对不起你可是女装少年什么的真的太戳萌点了啊可恶

“三……”

药研我爱你。

“二……”

药研我真的很爱你!!!

“一!”

期待着什么的我眼前一黑。眼睛上,那熟悉的药研的手套的触感传来。就这样,我被药研夺去了视觉。

“乱你这家伙!!!赶紧把裤子穿好!!等下再找你算账!!!”

“在这之前快给人家把房间收拾好,不然把你乱酱乱酱掉❤”

暴怒的吼声响彻了粟田口的房间,响彻了本丸。


啊,粟田口一家子,都是祸水。


——彩蛋!!!

“对不起鸣狐殿下我错了我错了是我没有管好小短裤们!!!”

“在下真的,十分抱歉,没有看好弟弟……”

此刻,我和一期一振以土下座的姿势拜在鸣狐面前,瑟瑟发抖。

“丫丫,主公请起,一期请起。吾辈了解了。本家短刀生性顽皮,还请二位多多看管……”


【Extra】后台访谈

我:这次是大家第一次排了那么久的戏呢。大家有什么有什么感想??

药研:首先谢谢各位的配合,这么一场庞大的戏份也各就各位了,不愧是粟田口!还有,大将,你真的有我的抱枕吗?

我:当然没有【x】现世没人画药研的抱枕QAQ

信浓:感谢大将的厚爱❤,我作为新刀也能有这么多的戏份真是十分感谢!希望大家能喜欢我的演出!爱多,大将,什么是白学家啊?【黑人问号脸】

我:这个……信浓你不必知道……咳咳……信浓宝宝很棒就是啦

厚:其实也很惊讶大将会写出这样的剧本的说,毕竟我们四个虽然是年长的短刀,可是感情很好,很少会打架了啦。在大将眼中,这个年纪的男孩子都热衷于打架吗?

我:现世的话,的确是呢。因为现世的小男孩很喜欢玩得很疯,以此为印象写了这样的剧本,还要感谢大将组四人那么棒的演出!

后藤:西瓜,有点沉。【委屈】

我:!!!感谢后藤把西瓜搬过来,后藤要加强锻炼了啦!

一期一振:感谢各位能看到这里,在下感激至尽【优雅地鞠躬】能和弟弟们排这么庞大的一出戏,要感谢粟田口的大家还有主殿呢【微笑】

我:一期,其实骂戏我说的都是真心话【逃】

平野&前田:于是我们又当了一回小透明QAQ

我:两个宝宝不要哭!!这个!!我对两位的性格了解的不够深入,也不知道能不能把握地好,所以两个宝宝戏份是少了一点,对不起!!

五虎退:小……小老虎们……一期哥……大……大家……主殿……都辛苦了【害羞】

我:谢谢退酱的哭戏!!表现得十分自然!!演技我给满分【点赞大拇指】

秋田:阿诺,虽然我比较小不点,可是我不是好欺负的!【喊】

我:【震惊】秋……秋田小可爱,我下次会安排多一些戏份给你的。

博多:??采访?有增加演出费吗?没有就不说了。

我:………………

鲶尾&骨喰:两人都当了跑腿的角色。台词会不会有点少啊?

我:这个,本篇是着重写大将组和小短刀的啦。实在抱歉。

乱:人家平时才不是这样开放的呢哼【嘟嘴】,这次人家作了很大牺牲啊。要给人家买小裙子才能补偿人家。

我:可以可以。我会给乱酱买漂亮的小裙子。

鸣狐&狐狸:丫丫,戏份根本没有,吾辈只在彩蛋出场真的好吗?

我:【土下座】真是江郎才尽,实在想不到安排您在哪里出场了!抱歉!!


……


终于写完了。都是 @落春行月 这个家伙给我挖的坑。但同时也要感谢她啦,能够抽时间看我直播写文ORZ同时给予了巨大的帮助。

老实说不知道反响这么热烈?【黑人问号脸】上篇一发布就成为了我喜欢数最多的文章还收了二十多个粉丝我也是?????你们都喜欢看这样的东西啊??(╯‵□′)╯︵┻━┻ 妈的刀子都没人看

谢谢各位的奶【成绩差强人意啦不过这几天也终于搞完了志愿】……谢谢能看到这里……总之谢谢【废话好多哦】




 

评论(4)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