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愛君 —

【本丸日常】(日常吐槽风)6.20 枕头乱舞——粟田口限定 【上】

*你不应该在喝水吃饭的时候看的,真的

*CP药审  有私设

“信浓,别总是跳到婶婶的怀抱里面来,热死婶婶了。”

听到那句“怀里全是破绽❤”的台词之后,死命盯着手机并一边用手在屏幕上比划的我敏捷地往左边一闪,避开了信浓猛烈的拥抱攻势。

身后传来了信浓呜呜低鸣的声音。

“厚,你扇大力一点啊,你晚上没有吃饭吗!?”

被我训斥的厚立马加快了扇动折扇的速度,唯恐我又要责备他。

“啊啊啊热死了!!后藤你赶紧去厨房拿个西瓜过来。”

十秒钟内,我一边说了三句话,一边用手指熟练地将屏幕上相同颜色的碎片链接在一起。

“17chain ,Excellent!”

可以!很好!

“我知道,你努力过了。很美丽哦。”

听到那句台词,我整个人激动地将手中的手机高高举起。

“啊啊啊啊光光配的修▉鲁超级苏啊啊啊我要死了!!!”

屏幕上,传来那熟悉的【STAGE CLEAR】的字样,我满意地开始确认战果。

“那个,主殿……”一期一振声音传入我的耳腔,还没等他说完,懒得转过头去看他的我马上就接了一句没好气的“干嘛?”打断了他。

“主殿……明明是快要睡觉的时间了,为什么来粟田口的房间呢?”

此刻,房间里只有我们几个人。信浓在我身后呜呜低鸣,厚在我一旁帮我扇扇子,后藤被我派出去拿西瓜,一期一振在我身边这样问道。

我抠了抠脚。

“因为这里有WIFI有空调有西瓜有……”

猛然想起了什么,我快速地将手机放下,转过身去对着一期一振,温柔地笑着说道:“阿拉,当然是因为这里有可爱的小短裤们啊❤”

僵硬地笑着,额头却为自己的话的可信度之低而不停地冒着冷汗——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回答的理由第一时间是WIFI,纠正之后才是小短裤们,这样的话真的太没有可信度了啦。

“一期哥你要相信,粟田口的孩子们都那么可……”

还没来得及说完话,脸部便被一个不明的白色物体狠狠砸中。躲避不及的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力量所冲击而顺势向后倾倒,手中的手机也脱手而去。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整个人已经以大字形躺在了榻榻米上,那个飞来的白色物体正伏在我的脸上。

枕……枕头?

“……”   啊,幸好只是枕头而已,我没有死,太好了。

深知刚刚说了那么过分的话得到惩罚是应该的,我没有用手把脸上的枕头拿掉,只是乖乖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秘技:装死

呜呜呜宝宝错了啦宝宝以后也不再这样了啦究竟是哪个短裤扔我枕头的啊谢谢宝贝不杀之恩要骂我就骂我吧我这个垃圾咸鱼婶婶也没有颜面再来这里了呜呜呜

内心正下着激烈的大雨,我闭上眼睛默默等待着那份应有的责骂。

“修▉鲁?大将,你可真是薄情啊。”

听到这把低沉而性感的嗓音,我整个人像触电一样弹了起来。

视线终于没有了阻挡,直冲进眼帘的是那双修长的美腿。往上一看,药研正拿着我的手机,毫无表情地从上而下俯视我。

冷漠。

视线中透露出那份属于太刀一样的威严让害怕的我瑟瑟发抖。

“啊啊啊不是这样的药研你听我解释我我我!!!!”我整个人本能地往前一跪,死死抱住了药研的大腿,顺带偷偷地用手抹了两下那平时一直没有机会能好好品尝的大腿肉。

天哪,认错还带抽水的我真是没救了啊!!可可可是药研的腿真的赞赞赞赞赞!!不不不不怪我是那那那双腿先勾引我的!

“那个修▉鲁真的只是有一点点好感而已啦!!一点点!!药研在我心中的地位是无法动摇的啊!!药研我爱你一辈子啊啊!!”

我是笨蛋……在众目睽睽之下猝不及防就来一句告白……天哪让我死吧,这里还有那么多小短裤,一期一振会杀了我吧……

感觉到的了药研的腿猛地抖了一下。我抬头望了望了药研的脸庞,他视线中的那份愤怒已然散去,转而换成了脸上淡淡的红晕。

“大将你是笨蛋吗!”说着,药研用手拍了一下我的头。

“不……不可原谅。过来蹭WIFI和空调就算了,还这么粗鲁地对待兄弟们。大将,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消气吗?”

故意撇开刚刚的告白,他如此说道。

“是是是我错了我错了药研对不起如果砸一次枕头你还不消气的话就继续砸吧我我我不会哭的!”根本不用想,刚刚的枕头就是他砸的吧,可是我没有怨言!!抱着他大腿的力度又增加了几分,我诚恳地说道。

“大将,你先把手放开。”听到他这么说,我条件反射马上松开了手,可还是保持着跪着的姿势不敢动。只见他慢慢把腰弯了下来,直视着我的眼睛说道:“以后,可不许再沉迷这个游戏,听见了吗?”‘

他晃了晃他手中的我的手机。屏幕上,修▉鲁正微笑着看着我。

可药研说的就是王道!

一咬牙。

“是是是药研我答应你,不要再生我气了好吗?”

“还有,以后也不许把兄弟当成苦力一样用了。我会生气的哦,大将。”

“是是是药研我答应你!!粟田口的孩子这么可爱,不能暴殄天物!”

“嗯,这就对了。我原谅大将了,大将也不要跪着,我作为大将的刀是受大将不了这么大的礼数啊……”

呜呜呜药研肯原谅我了,谢天谢地。

正当我要从跪着的姿势变成站起来的时候,后背传来了某个东西的撞击而带来的巨大神奇力量,我整个人的重心便瞬间向前倾倒,收也收不回来——

痛死了这次又是什么!!

幸好手稳稳地按住了榻榻米。

意识清晰过来的时候,面前出现了一件灰色衬衣?沃日不对那是药研!此刻我猛地往前一看,药研头发凌乱地正躺在地上,两手的姿势就像是投降一样摆在脑旁。而我整个人伏在药研上方,双手按在药研胸旁……

干……干得好

正如众多少女漫画一样,女主因意外向前摔,而男主想要搀扶却也无济于事,反倒是被女主的人顺势带到躺在了地上。接下来,躺在地上的男主,伏在地上的女主,含情脉脉的眼神交织,让两人身边空气变得粘腻。女主的头不断下压,两人也默契地闭上眼睛……接吻。

可!是!CNM这篇文章是搞笑本丸日常啊!少女心?

没有,给我滚!

脑中的小人眼泪汪汪,愤怒地撕开了手中的少女漫画。我敏捷地往左一翻身,药研也赶紧坐了起来。看到了身旁的那个应该出现在客厅的棕色靠枕的我抬头向前一看,表情好像要哭出来的信浓委屈地看着我和药研两人。

敢……敢请粟田口家的小孩子,扔枕头的力气都这么大吗?

“躲开了我的怀抱,原来是因为喜欢药研吗?”

等下信浓你……

“为什么会这样呢?第一次不再被秘藏,第一次有了化为人形的机会,也遇到了自己的审神者,本来应该很开心才对。然而,厚也好,药研也好,后藤也好,都是他们先来的,所以他们也理所应得享有大将的爱吧!为什么我最晚来,为什么会这样啊!”

我猛然想起从现世带来的白▉▉簿2的DVD放在了本丸客厅好像没有带走……

脑中的小人默默抹了一把眼泪。对不起,信浓,是婶婶的错……

可是。为什么你能这么熟练地运用台词啊,你到底看了多少遍啊!!

白学家全都给我打死才对!

本想站起来的我被药研一把按住肩。只见药研推了推眼镜,一脸严肃地看着眼前微微颤抖的信浓,义正言辞地说道:“对不起,信浓,你得赶紧给大将道歉。不管大将喜不喜欢你,你都没有资格扔她枕头才对。”

“这个本丸有资格扔大将枕头的,就只有我药研藤四郎一人。”

此语一出,房间里的空气瞬间冻结。药研和信浓相视的眼神越变凌厉,众多火花从他们的视线里蹦出。

修……修罗场?不对这样真的很奇怪啊快给我停下来!

“给——我——道——歉——!”

药研大喝一声,不知道从哪里抄起了刚刚用来扔我的白色枕头往信浓就是一砸。信浓也本能地拿起身边的枕头用以抵挡。

两人之间就这样开始了你攻我挡的游戏。不,与其说是游戏,更像是打架?

药研拼命地往信浓的薄弱部位砸去,信浓也不甘示弱,抵挡得恰到好处。那防御,可谓是天衣无缝,滴水不漏。

“你们,快住手啊!”

看到这样的场景,害怕他们会因此打起来,我赶紧在旁边喊了一声。

余光捕捉到第三个飞舞的枕头,早已站起来的我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飞快地喊了一声:“药研小心!”

可是,为时已晚。正在猛烈进攻信浓的药研完全没有注意到后方砸过来的枕头,药研的后脑已被狠狠砸中。

“药研你这家伙,快给我停下!信浓是你可以欺负的吗?”

愤怒的厚手中的枕头再次一扬,被砸过的药研吸取了教训。他灵敏地往前一转身,甩起手中的枕头挡住了这一击。

“厚,关你什么事!这是男人之间的战争,不用你管!”

“厚,关你什么事!这是男人之间的战争,不用你管!”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药研和信浓那好像约定好了一样异口同声地说出了那样的台词。

原本瞪着药研的厚往信浓的方向一看,手中握着枕头的拳头用力一紧。这次,他举起枕头往信浓就是一砸。

“信浓你这家伙也,太不听话了!”

信浓大概没想到厚会突然倒戈而躲闪不及,可爱的脸庞瞬间被砸中。

于是从这时候开始,原本两人的对战已然变成了三人的混战。不甘的信浓趁厚发功的空隙一扬,偷袭成功。药研又偏偏在这时从后面往信浓的腰一砸,得手。本来想要劝架的厚此刻心中无名火熊熊燃烧,往罪魁祸首的药研的下巴一挑,很强。

我看着混乱的三人,心急如焚地看向房间那边的一期一振喊道:“喂!一期哥!你倒是过来劝架啊!!”

一期一振也赶紧小跑到我身边来。他那帅气的脸庞此刻尽是焦急的神色,他看向我,又看看三人,挠了挠头说道:“主殿,在下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实在是束手无策……”

“我管你用什么办法啊总之赶紧让他们三个停下来不然今晚你就跟萤丸到手合室过夜吧!”

正当我激动地向一期一振吼出这句话的时候。一个声音突兀地在房间门口响起:“啊,这是在做能变得更强的训练吗?”

我惊恐地一回头,抱着西瓜的后藤此刻双眼闪闪发亮,大步大步地向那混战的三人跑去。

“后藤你不要过去!小心你手中的西瓜!!”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我拼了老命的往他喊道。

可是,这句话明明就是个flag。

“啊!”

下一秒,因跑得太快而重心不稳的后藤脚下猛地一滑,整个人向前扑倒,手中的西瓜也脱手而去……

啊我的西瓜,要烂掉了啊!!

明知道是后藤比较重要,可充满怨念的我还是首先发出了“西瓜会烂掉,没有西瓜可以吃了”的感叹。

呜呜呜再见我心爱的小西瓜。

正当我快要哭出来的时候。说时迟,那时快,千钧一发之际,一个黄色头发的人影从门口闪现至后藤所在的地方做了一个单膝下跪的动作,一手接住了西瓜,一手托住了后藤的胸。

噢噢噢超级帅的!

得救了的后藤慢慢站好,缓缓说道:“得救了呢。”

只见那个黄色头发的小孩子直起身来,一手抱住了西瓜,一手帅气地推了推红框眼镜。因为镜片强烈的反光,我因此看不到博多此刻的表情。

“幸好接住了,这个西瓜看起来挺不错的,能卖钱啊toto~”

“不不不博多那是用来吃的,不是拿去卖的。”我赶紧接了一句。

西瓜得救了!博多大胜利!我小跑冲上前去抱了抱可爱的小博多,用脸蹭了蹭他。

“抱一秒一万小判哦。”博多那毫无感情的声音传了过来,吓得我赶紧松开了博多,博多也得以恢复自由。

“三万小判,谢谢惠顾。”

沃日博多你也太黑了吧。算了算了看在你帮我接住了西瓜的份上给你就给你吧……

“明日,到我房间去取……”

正当我灰头灰脸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身后就传来了后藤那小子开心的笑声:“啊!超好玩的!这样下去,感觉身体的力量就要觉醒了!”

猛地回头一看,后藤那小子已经笑嘻嘻地拿着那个棕色靠枕跟那三人厮打在一起。与认真的三人不同,后藤的脸上摆着天真无邪的笑脸。

“后藤你好烦哎!”

“后藤你好烦哎!”

“后藤你好烦哎!”

第二次听到异口同声的台词,我的内心已经全没有了波动。三人的战役已经升级为了四人的战斗,也变得越来越激烈。

对三人的愤怒全然无知的后藤笑嘻嘻地甩动手中的枕头。药研,厚,信浓三人却像约定好了一样同时对后藤发起了猛烈的进攻,一下又一下地砸在后藤身上。最残忍的是,后藤却一直在笑。

已经不敢再看下去的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神啊,这样下去,我的后藤宝宝会重伤的啊!

得快点阻止他们!!

一期一振!!!你个废柴!!

心中的无名火猛然升起,我顺手抄起一个枕头就往一期一振跑过去,对着那好看的脸甩过去,一边砸一边大喊道:“一期一振你个没用的东西!!连弟弟都管教不了!!”

“主……主殿!”

一期一振本能地用手臂去阻挡,可无耐我猛烈的攻势。

“一期一振你个死弟控!!每次让你跟弟弟种田,你就知道偷懒跟弟弟们玩!!每次侦查生命都是+0+0,我忍你好久了!!”

加快了砸他的速度,我破口大骂。

“在公,我真是超级想把你扔到手合室和萤丸待一辈子的啊!!可是你是药研的哥哥啊!!在私我就不能骂你了对不对?!我想教训教训你好久了!就知道跟弟弟偷懒的死弟控!”

“还有啊,每次我好好地在药研在一起的时候,你过来干嘛!!药研可是要和我好好谈恋爱的啊啊啊 !你个大电灯泡!!打死你!”

“每次出阵回来第一时间就去慰问弟弟,礼物也是有准备的。我呢?!我呢?我指挥作战我不辛苦吗?!我跟你这么久,我的礼物呢?!”

“我都说了我也是未成年我也不会对你弟弟们下手!!你就是不听!!处处堤防我像提防敌军一样!!我还是你的审神者吗!!去你的!”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砸了多久,一期一振也只是一直默默用手臂作没有功用的阻挡,他缓缓地说道:“主……主殿,在下也不作辩解。若是这样砸在下您能开心的话,就请尽情地砸吧。”

可恶!用这么温柔的声线说这样的话,一期一振你是M吗!!还有,一期一振的脸为什么这么好看啊!搞到我都不忍心下手了!

一期一振这个披着华丽外表的恶魔!!

手中的力气猛然加大,却听到了他们的声音。

“一……一期哥!!”

“主您在干什么!快停下!!”

听到呵斥的我吓得手一松,枕头掉在了地上。往声音的方向看去,五虎退和平野藤四郎正站在房间门口,大步地向我们走来。

“啊啊啊我我我……”

紧接着,像是变戏法一样,鲶尾、骨喰、前田、秋田都一一出现在房间门口,他们瞄了瞄那边正打的热火连天的四人,便向我们走来。

“主,你们,还有他们,是怎么一回事?”平野看了看我和一期一振,又看了看那边的四人,开口问道。

“一期哥……疼吗?”

五虎退冲上前去踮起脚来摸了摸一期一振的脸,一期一振笑着抱了抱他,温柔地说道:“只是枕头而已啦,一点都不疼。”

“真的吗?……”“嗯。”

看着这温馨的画面,心中的罪恶感瞬间到顶。

“那个……平野……我……哎算了等等再跟你解释,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让他们四个人停下来啊!”

“我和一期都想过劝架,可是完全不行啊!”

我指了指那对外界情况毫不在意而打的热火朝天的四人,试着转移话题。

身边的众人担心地看着用枕头扭打的四人,面露难色。

“既然常规的劝架的方法不能奏用,那就得用不常规的方法啊。”

突然,鲶尾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好像脑中的小灯泡“噔”的一下点亮,我惊喜地转过头去望着鲶尾,说道:“不常规的方法,鲶尾你说的难道是……”

鲶尾帅气地甩了甩那柔顺的长发,“没错,就是……”

“让乱来的一切更!加!乱!来!”

一改刚刚的潇洒形象,鲶尾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骨喰,给你五分钟时间,五分钟之后,切断房间里面灯的电源。”

听到鲶尾的话,骨喰点了点头,接着便跑出了房外。

“平野!前田!秋田!退!你们赶紧把本丸里面能找到的枕头全部都拿过来!!”

顺着鲶尾的思路,我快速对着那四把短刀下了命令。

机动不愧是短刀最为骄傲的属性,而更可怕的是,夜晚的短刀总是具有可怕的属性加成。我的话才刚刚说完, 面前的四把短刀便已经在我面前完全消失了。

“接下来就要劳烦一下主你和博多了!我得去请主角登场了!”

鲶尾一转身,猛地拉开了房间里面用来收纳枕头和被褥的柜子的门。现役的粟田口有十四人,十四人的枕头被褥整整齐齐地排列在我的面前,本来就已经够多了,加上备用的被褥,宛如两座小山。

“博多!布置防线!”

看到也跟着飞奔出房间的鲶尾,我大喝一声,又想起了什么,赶紧补上一句:“按照我说的去做!定有重酬!”

“绝不辱命!”

听到爽朗的应答声,博多那抱着被褥的身影便向闪电一样在我面前闪现,留下一道道残影。

“唯快不破!”

不……不愧是机动最快的短刀,那高速的移动简直像瞬间转移一样。下一秒,被褥组成的防御墙的雏形便呈现在我眼前。

“这里!还有那里!”

我不断指挥着博多在房间里设置防御墙,一边瞄了瞄那边还对外界的变化浑然不知的,仍在不停扭打的四人。

得快点!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

“那个,主殿?在下能做些什么?”

哈?

一期一振脸上还带着焦虑的神情向我发问。我心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刚才真是对不起,是我一时心急,委屈你了。”

“主殿……”

“所以现在请一期你把那个西瓜切了……这是很重的责任……”

我严肃地注视他那金色的双眸,坚定地点了点头。一期一振好像明白了什么,随即表情变得缓和起来,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感激至尽。”

如我所料,一期一振的眼神变得严肃起来,他快速抄起了我一早准备好的水果刀,带着一种迷样的觉悟开始优雅地……

切西瓜。

可以,很强。接下来就可以好好品尝美味的解暑西瓜了!

在这时,我回头一看,博多堆的被褥墙已经成型了。门口,四把抱着各种各样的枕头短刀的身影已经冲进了我们的领域之中,敏捷地放下。

一算,大概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全体准备!”我对身边的短刀们发出准备的号令。

我跟短刀们一起伏在防御墙旁边。

既然这场闹剧的开始就不正常,那么,就让这一切都变成游戏吧!

大家一起愉快地玩耍吧❤

枕头乱舞,开始了哟。

“咔。”

骨喰把握的时机真是刚刚好,一切就如计划好的那样,房间里的灯光全部熄灭了。

一片漆黑。

深知短刀的夜视能力是变态一样的存在,敌不过他们的我快速将灵力扩散至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以感知房间里所有的存在。

药研的眼镜,药研的手套,药研的大腿,药研的中筒袜,还有正在被一期一振切分的西瓜迸溅出来的香甜西瓜汁,虽然都融入了这片黑暗之中,但我都感知得一清二楚!

审神者这个身份的意思就是,这个本丸的上帝!

“咦?……”

“怎么了?”

“停电了吗?”

“不对,空调没有关,是有人故意把灯的电源给关了!”

………………

你问我为什么日期是6.20?废话当然是6.20开始写的啊!!

明天高考成绩就要出来了,我要在最后发粮攒下人品……

别问我为什么发的粮不是审神之名都是这家伙 @落春行月 干的好事

拜托了!大家点个赞吧!成绩出来之前唯心一点还是要的

其实结局我真的已经想好了 只是今天在成绩出来之前实在吐不出来了……

等待【下】的时间,你可以:

点我看药研日常

好孩子不要点我

 

催更请务必评论  诸君想看哪把藤四郎?尽量加戏www

大家好我的下写完了 快点我看







评论(20)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