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愛君 —

【没有▉ ▉ ▉ ▉ ▉的世界】药研藤四郎×审神者(中篇已完结)(致郁向)

*没有碎刀情节,请放心食用



——4月1日 我在没有你的世界里,找到了属于你的存在证明


今天是惯例的本丸大扫除的日子。

“哎嘿……”

我用力地把书房里的书架移动了下,好让自己能够打扫到书架后的卫生死角。

然而,就在我完成移动的瞬间。

啪——

“痛痛痛………”

有什么东西砸到了我的头上,然后狠狠地掉在了地上。

是什么?书吗?

我摸摸了头,看着掉在地上的东西,然后弯下腰捡了起来,

那是一本比较厚的书,脏脏的。从侧面看出内页都已经泛黄了,而且还带有一些霉菌。

“咦,这是什么?……”

我用手中的抹布擦了擦这本书,好让它看起来干净一些。

比起书,准确来说更像是笔记本,封面是蓝色的。

上面用毛笔写着四个大字——“近侍日记”。


好奇心驱动我暂停打扫,打开了这本脏脏的书。



【6月26日:今天是我来到本丸的第一天。大将居然会重用我,让我担任了她的近侍,帮她处理内务。嘛,以后也请多多指教啦,大将!】

……

【7月25日:大将她说她要离开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大将,你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我问了大将,可是大将什么也不肯说……大将真是的……如果能帮上忙的话,我会……】

……

【9月14日:尽管我依旧尽心尽力地帮助大将处理本丸事务。大将依旧没有回来。弟弟们太想念大将,还哭了起来。尽管我的心很难受,可是在弟弟面前,我也不能表现出来,因为我……】

……

【10月5日:大将终于回来了!本丸的刀都很开心。是啊,大将能回来就好……】

……

【12月2日:今天大将一直在躲着我……我做错了什么了吗?……】


——

的确,内容写的是我。

是谁写的呢?

厚?后藤?信浓?

只有他们三个才会叫我大将啊。

老实说,字写的不怎么好看。歪歪扭扭地,但是还能辨认出来……

嘛如果是他们的字我也没有怨言啦……

我赶紧翻到本子的尾页还有封底,内心抱着希望能够找到这本书的主人的提示。

“啊……有啦。”

【笔者:▉ ▉ 藤四郎】

咦?

很奇怪,就像推理电影或者侦探电视剧里面的剧情一样,最重要的部分被污迹遮盖住了。



……



我停下手中的活,把粟田口的所有的刀都聚集在一起。

他们先是对于暂停打扫这件事感到吃惊,但是都逐渐过来了。

“请问主殿,有什么事呢?”

一期一振温柔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

我扫视了一下站在我周围的大家……

一期、骨喰、鲶尾、平野、厚、后藤、信浓、前田、秋田、博多、乱、五虎退、鸣狐……

一共十三把刀。

恩,一把刀都没有缺少……

这是完整的粟田口。

是啊,完整的粟田口。



我扬了扬手中的脏脏的书,对着大家说道:“这本笔记,是谁的?里面是用大将称呼我的哟……是你们的吗,厚、后藤、信浓……?”

“哎?”

短刀们先是骚动起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所措。

乱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从我的手中轻轻抢走了那本笔记。

“让人家先看看~”

乱用可爱的口吻如此说道,充满笑容,一脸期待地打开了笔记。

然后,他的笑容在看到里面的字的瞬间,就凝固了。

“乱?怎么了?”

我好奇地问道。

乱一脸严肃地合上了笔记本,一语不发。

随后,乱慢慢低下了头。柔软的长发遮住了他的脸,我因此看不到他的表情。

“这本笔记,是兄弟……是啊……是兄弟写的。”

啊?什么?我一时找不到话语形容我的感受。

“啊……因为上面有藤四郎这三个字嘛……怎么想都是粟田口的刀写的吧?”

我生硬地挤出这句话,然后把本子从乱的手中接回,打开展示给那三把短刀看。

“是你们三个的其中一个写的吧……喏……你们看,上面是用大将称呼我的……”

厚和后藤在看到字的瞬间,表情虽说没有乱那么惊讶,但也瞬间暗淡了下来。信浓的反应,也是如此。

“是兄弟写的。”

“是兄弟啦……”

“这本被秘藏了这么久的笔记,的确是兄弟写的。”

我越来越摸不着头脑,感觉他们的话越来越奇怪了……

“兄弟?是谁啊……叫什么名字?”

我内心的疑问脱口而出。

一瞬间——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一阵麻痛蹿上心房。

乱缓缓抬起了头,眼睛紧紧地盯住我的。厚、后藤、信浓也一脸严肃看着我说道:

“我们不知道他的名字,因为——他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了——”



——4月2日 脱口而出的,是属于你的名字


真是奇怪啊。

昨天的事情,还萦绕在我的脑海里。

晚上,我偷偷地把笔记拿给一期一振看。结果他也是那样子,净说些奇怪的话。

——“抱歉,主殿。这的确是弟弟写的。”

——“可是,万分抱歉,我已经……想不起他的名字了。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他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主殿,请你不用担心……”

随后他给我做了一个极为标准的土下座,吓得我赶紧把他扶起来,

被昨天的事情所困扰,结果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

一觉醒来,我……

我发烧了……



“啊,又是39.6°C吗……”

脑袋晕晕地,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终于看清了温度计上面的数字。

好难受。

身体,好难受啊……

脑袋晕晕地,好想吐……

我硬撑着站起来,把手伸向了装着我从现世带来的药的小箱子。

打开后,好不容易找到退烧药,却发现,药已经过期了。

“该死……”

一阵无力感汹涌而来。

搀扶着桌子,我重新躺回在我的床上。

“好难受啊……”

我看着本丸里的天花板如此说道。

“要是药研在的话就……”

突然,我的大脑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剧痛。让我本来就觉得沉重的脑袋,发热的身体,变得更加的脆弱。痛苦从大脑往全身蔓延,我下意识紧紧地闭上了眼睛,痛苦地呐喊……

“啊啊啊……”



……



慢慢地,疼痛消失了。我的意识也从模糊慢慢变得清醒起来。我开始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以极力地获取新鲜的空气。

当我完全平静下来,回想起刚刚自言自语的话的时候,我不禁愣了一下。

“药研……?”

这个我脱口而出的名字,是个我明明就不知道的名字。

“药研?是谁啊……”

是谁啊?……



——4月3日 根本就没有你这把刀



我把笔记本上面的名字,和我昨天脱口而出的名字组合了一下。

藤四郎……

药研……

藤四郎药研?……

不不不……

还是药研藤四郎?……

是药研藤四郎吗?



我尽全力地把这五个字组合在一起,然后开始尽力在脑海中寻找有关这个名字的记忆。

结果是……没有……

完全没有啊……



所以说,究竟是谁啊?



本丸例会。

“……我的报告就到此结束。”

面前的长谷部,恭恭敬敬地给我行了个俯身的礼节。

啊,结束了啊……

结果是,我完全没有把长谷部的报告听进去。

因为,我在想一件更加重要的事。

长谷部坐回到他的座位的时候,我发话了。

“药研藤四郎……”

我顿了顿。

“药研藤四郎,你们知道他吗?”

刚刚还很活泼的会议的气氛,好似瞬间就跌倒了冰点。

所有的刀都没有说话,但是。我看到了……

我看到他们脸上的,毫无掩盖的那吃惊的表情。

我也没有说话。

一种难以形容的气氛在本丸的空气里面蔓延,最后,炸裂。



“我想起来了……主殿……”

率先打破气氛的是,粟田口之首,一期一振。

一期一振从他的座位上站了起来,说道:“这是弟弟的名字……”



弟弟?

啊,这么说来,药研藤四郎这个名字,的确很符合粟田口短刀名字的规律了呢。

果然是这样没错吗……

“给我说说他的事情。”

我一改以往的形象,严肃地望着一期一振的眼睛,下命令道。

“他在这个本丸?”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是,我的目光,好像快要把一期一振的身体从中间劈开了。

一期一振缓缓闭上了他的双眼。

“是的,他存在过。”

他的表情,从柔和慢慢变得悲痛,好似快要哭出来了。

“但是,他已经离开了。”

他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他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



哈?……



整个本丸的刀听到这句话,好像表情都变得跟一期一振一样……

粟田口的短刀们早已抱在一起,放声大哭。

哭声,呼吸声,衣服摩擦的声音,全部都夹在了一起。

就像一坨杂乱的棉花,狠狠地塞进我的大脑里面……

我的思绪,变得混乱不清……



随即,有成年刀开口道:“他的确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药研藤四郎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是的,他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所以离开了。”

“那份使命,他已经完成了……”

什么使命使命的,难道他就有使命这个词可以用来形容吗?!

我强忍心中的怒意,重新开口道。

“你们,给我说说他的事情。”

众刀慢慢闭上了自己的嘴巴,又变得沉默了起来。



“哎……”

叹气的是江雪左文字。

“不知道……”

他摇了摇头。

“我们所有刀,都不知道……”

“我们唯一知道的是,他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

哦?

是这样吗?

听到江雪左文字的话,我内心冷笑了一声。

“你们……该结束了吧!!”

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怒意,狠狠地拍了一下面前的桌子,随即从座位上走出来,直奔到鹤丸国永面前,不顾形象地抓住了鹤丸国永的衣领。

“一切都是你搞的鬼吧!鹤丸国永!!”

我胸中怒火奔腾,冲着面前的刀大吼道。

他表现出吃了一惊的样子,一脸惊讶地望着我。

在这个时候还在演戏吗?

你还要欺骗我多久?——

没错,我不可能不记得的。

只要是我召唤出来的刀,用的是我的灵力,我一定都会有印象的。

倘若“药研藤四郎”这把刀真的存在过我的本丸,我是绝对不会不知道的。

更可笑的是,我怎么会连他什么时候离开——消失,我都不知道呢?!

唯一能行的通的解释……就是有刀欺骗了我。

有刀制造了“药研藤四郎”存在的假象,发动了整个本丸的刀,给我上演了一场好戏。

整个本丸,唯一擅长这种无聊的伎俩,把我骗的团团转的……

就只有你!鹤丸国永……!!!

发现笔记本的日子,正好是4月1号,现世的愚人节……

鹤丸国永制作了一本破旧的笔记本,故意摆在我正好要打扫的书柜上,摆的不稳,书柜一动就能掉下来的程度。又通过某种办法,让我的潜意识里出现“药研"的这个名字……

接着,又跟所有的刀都做好了暗通,只要我提到“药研藤四郎”这个名字,他们就会表现出一副很悲伤的样子……

看起来一切都很完美……

可是,鹤丸国永,你太失败了……

那就是,你们所有人,都说不出“药研藤四郎”的事情来!

仅仅是一句,“他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就能蒙混过去了吗!!



“说不出吧!药研的事情。”

我接着吼道:

“那是因为……”


“根本没有‘药研藤四郎’这把刀!”



——4月4日 最让人感到震撼的是,你确实存在过我的世界里



昨天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

结局是,鹤丸国永那小子被我强制安排了一个月的马当番。

居然想要抓弄我,还开了那么大的玩笑……

我能不生气吗!



最近历史修正主义者的力量强了很多。

战斗……一刻也不能疏忽。

事情处理完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了。

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到与历史修正主义者的战斗中去……



……



“好累啊……”

的确,我的高烧直到昨天才完全退却,今天又投入到这么大的工作量之中。

无论身心,都十分疲惫了。



好久没有回到现世了……

回去散散步吧……



【审神者意识导出完毕】

【欢迎回到现世】



我回到现世的时候,这里已经是黄昏了。

傍晚时分,金色的晚霞占据了整片天空。

湖边,柔软的风轻轻拂过我的脸庞,让我感觉心旷神怡。

本丸里面,可没有现世这边壮丽的景色呢……真想把他们都带到现世里好好地看一下这里的风景,感受到刀生的美好……

可惜的是,我的灵力还不够强大……

没法一次都把他们带到这里呢,呵呵。

“拍照,之后再把照片打印下来吧!这样就能带回去啦~”

现世的科技,能让他们都看到这样的美景呢。

我从口袋里掏出许久没有使用过的手机,打开照相界面,对准金色的晚霞按下了快门……

【内存不足】

……却弹出这样的提示画面来。

“啊……”

那就先删掉一些照片吧……

我打开相册,开始清除一些我不再需要的照片。

许多照片,都带着我的回忆呢……

可是,我现在已经不再需要了。

“咦?”

突然,相册的一张照片引起了我的注意……

照片的背景,是在这里,我身处的地方,是同样迷人的晚霞……

画面上,我单手举着手机,露出开心的笑容,是在自拍。

而在我的身边,一个留着黑色短发的少年也在看着镜头。

少年的瞳眸是异于常人的淡紫色。

他大概也是受了我的感染吧,脸上的表情也是跟我一样的微笑。

奇怪……

这谁啊…… 

完全没有印象呢……

当审神者久了,连现世的亲人好友都不记得了吗?

我退出了全屏模式,查看照片的备忘信息。

【2215年1月1日:今天很开心!终于把药研带到这里看晚霞啦~!药研可爱~可爱!】

看到这句话的瞬间,我整个人剧烈都抖动了一下。

刹那间,心里面好像有些什么要炸裂出来。大脑的记忆又变得模糊,所有的一切都在纠缠不清……

晚……晚霞……

晚霞也在纠缠不清。

再也没有力气站着,我就像一个抽掉了空气的玩偶,整个人瘫倒在地上。

这突如起来的转变砍断了我所有的思绪。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是。你不得不去怀疑,你之前一直深信不疑的事情。



——4月5日  我想知道你的一切



根据日期,那是一年前的照片。

难道,“药研藤四郎”这把刀,真的真真切切地存在过我的本丸里面吗?

难道,我失去了记忆吗?

现在回想起来,一切都是多么的不可思议。

只有我一个人,不记得他了吗……

我的记忆,是假的吗?

是,鹤丸国永的确能伪造一本笔记……

但是,我手机里的照片,又怎么解释?

而且,照片中,的的确确有着那个少年。

那个少年的笑容。

那个少年的存在证明……



我把照片打印了下来。



【审神者意识加载完成】

【欢迎回到本丸】



本丸例会。

会议上,我总结了最近的敌情,布好了接下来的作战计划。

众刀都没有意见。

“那个……”

会议的最后,我难为情地开口道。

“对不起,鹤丸,是我错怪了你……”

鹤丸国永听到我的话,两眼放光,激动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接着,我把照片从口袋里面拿了出来,把照片展示给众刀看。

“他就是……”

我调整了一下呼吸,用尽了力气说道:

“他就是药研藤四郎吗?”

本丸的刀一下沸腾了起来,所有的刀都在议论。

“这的确就是药研藤四郎。”

莺丸回答我的话道。

“大将,你是在哪里找到的这张照片?”厚和后藤都好奇地挤了上来,对着我发问,

我把昨天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的确……

“药研藤四郎”真的存在过我的本丸里面。



“你们,你们真的不记得药研的事情了吗?”

我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我一直觉得你们的话,很奇怪……”

我接着这样说道。

“比起不记得……”

乱开口了。

“我们更像是被下了命令。记忆中药研的确存在过。可是,如果没有人提起他的名字,没有媒介触发我们的记忆的话,那么我们将不会想起他的存在……”

乱的声音,越发颤抖了。

“即使能想起来,也只仅仅限于回想起来‘药研藤四郎’的确存在过而已。关于他的一切,除了知道他是粟田口短刀中的一员,他是什么样的刀和有关他的记忆,全部都没有了。”

“似乎每当听到‘药研藤四郎’这个名字,我们的脑海里都会浮现出那样的一句话——”

听到这里的我和乱的对话,其他议论的刀都纷纷停了下来,眼神坚定地看着我。

“他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

众刀异口同声地说出了这句话。他们整齐有力的声音,在宽阔的本丸里回响不绝,直直地冲击着我的耳膜。

他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

他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



——4月6日 你的使命又是什么



鲜血飞溅,面前的敌人应声倒下。

这样的光景,我已习以为常。

“回城。”

我下命令道。



一回到本丸,我就直奔粟田口的房间……

“给我,那本笔记。”

我对着面前的一期一振命令道。

一期一振先是愣了一下。

“抱歉,主殿。”

我的呼吸在一瞬间绷紧了。

“那天的例会之后,我怕主殿你以后见到会生气……所以就交给长谷部处理掉了……”

一期一振站直身体,深深地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万分抱歉。”



啊……

没有了吗?

从粟田口的房间里出来后,一种失落感萦绕在我的身边。

你最后的存在证明……

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吧……



我十分了解压切长谷部这把刀。

作为我最忠心的下属,他那天看到我这么愤怒,一定会马上就处理掉的……



没有了。



“呐,我说。”

我转过头去,看着身边的莺丸,问道:

“你知道吗?药研的使命。”

莺丸放下了手中的茶杯,默默地看着我。

“药研的使命,到底是什么呢?”

我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随后任由自己整个人瘫倒在地板上。

我知道这样的我很不优雅,但已经无所谓了。

“我啊,从一开始,就不相信真的有药研的存在。”

“但是,居然从自己的手中握住了药研的存在感。这真的让我感觉十分惊讶,”

“他真真切切的存在过,但是我却忘记了。”

“你们还好。听到他的名字的话,还能想起他……而我,实在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他的声音,他的性格,他的一举一动……

“当我想要去寻找他的使命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剩下了……”

“直到最后,我也是不知道他的使命呢。”

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对不起,药研。

是我的错。



“使命的话……”

莺丸开口了。

“抱歉,我们脑海里,对于他的使命,也没有一个确切的概念。”

“只是,只要想想的话,大概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吧……”

“是什么?”

我满怀期待地等待莺丸说道。

“我们,本来是刀。现如今,却以这样的姿态诞生在历史之中。我们的使命……”

我们的使命。

“我们的使命,就是消灭历史修正主义者啊。无论历史是好是坏,那都是历史,我们都要守护历史。”

“我们啊,正是为了守护历史,而成为付丧神的。”

“正是有了这样的觉悟,我们才会成为付丧神的。将身躯化作刀刃,以意志作为己盾。”

“这就是我们,付丧神啊。”

“你是说……药研,已经完全消灭……”

怎么可能。

现在的历史修正主义者还是存在着,更甚,他们的力量好似越来越强大……

“不是那个意思啦。”

莺丸喝了喝手中的茶,继续说道:

“药研藤四郎,已经在他作为付丧神的有限的生命里完成了他作为付丧神——消灭尽可能多历史修正主义着的使命了。”

“怎么可能……你,你是说……”

我从地板上坐起来,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莺丸。

药研是战死了?

换句话说,药研是碎刀了……

……

我突然感觉一阵热流涌上我的眼睛,模糊了我的双眼。

看不清了。面前的莺丸和景色。

我的鼻子开始变得酸酸的,

好痛苦。

好难受……

我赶紧闭上了眼睛,用双手遮住了自己的脸。

……那样的死法,只是想想,就心痛的无法呼吸了!

对不起,药研……



嗒。

就在我的眼泪即将汹涌而出的时候,莺丸把手搭在了我的肩上。

“你总是,那么责怪自己呢。但现实,并不是这样。”

“战死沙场,对于我们来说。也是种光荣的死法呢……”

“但是,假如药研真的是战死沙场……我们作为同伴,也不可能不记得他的。还有你,也绝对是不可能忘记他的。”

碎掉的刀。

碎掉的刀,可以重新锻出来,不是吗……

“药研他更像是,因为某种我们无法干涉的力量被完全抽离了这个世界了,不是吗?……所以,我们和你才会完完全全地忘记他了。”

“药研是知道的……”

“所以,他才会对我们说——”



大将,我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了。



——4月7日 无法挽留你的离开



心情很难受。

短短的几天里,我居然经历了那么多的事。

从一开始发现药研的笔记本,到生病、发火。又从手机里找出了药研的照片,接受了药研的存在。再到想要了解他这把刀。

一切就好像是某个神明规划好的一样,戏剧般地上演着。

我像一个吊线木偶一样,任由命运掌控着自身。

就连药研藤四郎这把刀的离去,都无法挽留。



我看着照片,开始想象药研的一切。

他的声音。

“嗯……大概会是很可爱的嗓音吧……”

我看着他的黑发,他的紫眸。

超越想象的,他的肩膀,无论内外都是极度的少年。

他的笑容十分具有感染力。

“笑容真的很好看呢。”

他的肤色,似乎有点过于惨白了……可是他绝对不会是胆小的刀。

他一定是那种首先冲出去杀敌的刀。

他一定是很勇敢的刀。

他一定……



若是能够重新相遇的话,让我重新认识你吧。

药研藤四郎。



我按下了打火机的按钮,把火焰靠近了照片的一角。



再见了。



——4月8日 原谅我 无论你是谁 都已经不重要了



超越想象的,历史修正主义者居然那么强大了……

“撤退。”

我低下头,手因为愤怒而握成拳头。

锋利的指甲插入手掌肉里,传来了那熟悉的疼痛的感觉。

可即便是这样,又怎能比得上内心的痛苦……

“撤退!!!”



我作为审神者,上任十一年以来,还是第一次输的一塌糊涂。

败北。

完全的败北。

出阵的六把刀。五把重伤,队长也爆出了真剑必杀。

……

究竟是什么时候,他们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了?!

无法阻止历史被修改的话……

那……

那我跟叛徒,还有什么区别?!



本丸例会。

受伤的刀,由没有受伤的刀搀扶着。

大家有序地走进来,坐下。

这次的进场,比平时耗多了十分钟。

鸦雀无声。

我看着面前的,我的付丧神们,问道:

“都到齐了吧。”

“是的……都到齐了……”

受伤的长谷部吃力地站起来,跟我作了报告。

我看着这样的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嗯,长谷部你坐下吧。慢点……”

我挤出一个苦笑,让他慢慢坐下。

长谷部坐回座位后,我缓缓地站了起来。



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抱歉,是我的错。”

“这几天来,我一直在意药研的事情,而忽略了你们的感受。也没有尽到一个好的审神者的责任,所以才导致今天的大败……”



“主……”

乱担心地看着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请你不要这样自责。要是药研知道的话,他也一定会……”



“乱。”

我打断他的话。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坚定地说道:

“无论药研是谁,他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们。”

“因为现在,和我在一起的,和我一起战斗的,是你们。”

“你们是我心中,都是无可替代的存在……”



若是为过去,为某一把刀的消失而感到悲伤的话,就会一直停滞不前。

一味地留恋过去,是无法看清未来的路的。

还不如更好地珍惜现在,珍惜与每一把刀好好相处的时光……

在我有限的生命里,将历史修正主义者狠狠地消灭!!



——4月9日 抱歉 我竟然忘记了你……我最爱的你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汇报,主。”

长谷部在我的房间外面说道。

“抱歉,长谷部。我太累了……明天可以吗?”

长谷部没有出声。

他走了吧……

就在我这么认为的时候,长谷部竟然推开了我的房门,径直走了进来。

我被他这样的举动吓了一跳,整个人清醒了不少。

“抱歉,主要怪罪我的话,我领罪。”

“可是这个,一定要让主马上知道才行。”

长谷部把手上的两本书放在了我的桌面……



是《刀帐》和《近侍日记》。



看到那本《近侍日记》的时候,我整个人惊讶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长谷部……这本书……你不是已经销毁了吗?”

“抱歉,主。”

长谷部向我鞠了一个躬。

“其实,我一直很在意这件事情。所以当一期一振把书交给我的时候,我并没有销毁,而是私下进行了调查……就在刚刚,我觉得我找到了十分重要的东西……”

“您看。”

长谷部递给我那本《刀帐》。

我接过。这本刀帐怎么怪怪的,看上去已经很残旧了。跟那本《近侍日记》的破损程度已经差不多了……

我打开第一页。

【2205年6月25日】

十一年前。

“咦……这是我上任的时候的那本刀帐?!”

属于审神者的刀帐。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更新一本。

就职十一年以来,我所拥有的刀帐,大概已经可以塞满一个房间了吧……

长谷部居然把这本最原始的刀帐找了出来,其毅力可想而知……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

“请翻到49番。”

咦?

老实说,虽然上任那么多年,我却从来不记得每把刀的番号。

带着好奇,我翻开了49番——



【49番 药研藤四郎】

【2205年6月26日报道】



!!



好像,记忆深处。

上着锁的箱子,被打开了……



这这这……

这是……

这是记录着药研存在的刀帐?!

我的记忆中一直没有药研的存在。

我的刀帐上,也根本没有49番。



刀帐上面的药研,穿着跟粟田口的大家相似的服装,温柔地笑了。

与之前的照片不同,那时,药研穿的是一件灰色的衬衣。

而刀帐上面的他,是他出阵所穿的战斗服吧……很适合他……

即使他是短刀,他穿上战斗服的样子,也十分的英俊帅气。


我的视线看向药研下方的,手写的字体……

【自我介绍:叫我药研藤四郎吧…………】


——“哟,大将,我是药研藤四郎。”



??



怎么感觉脑海里有声音?是幻听吗?



——“兄弟们,也请多多关照啦。”



“长谷部,你有没有听到。有个声音,在跟我们说话……”

我感到有点奇怪,便向长谷部发问。

那是一个我从没听过却又好像很熟悉的充满磁性魅力的男性的声音。

声音表现出的低缓、稍稍沙哑的感觉,让我的心脏跳动的速率加快了……

“难……难道……”

我因为惊讶而无法好好地完整说出一句话……

难道这是药研的声音?!



“您也终于想起来了呢。主。”

长谷部露出了一个苦笑,接着说道:

“事实上,我想起来了……有关药研的事情,我在看到刀帐的时候,就想起来一部分了……再接着看这本《近侍日记》,我已经,全部都想起来了……”

“药研在本丸里的事情。我已经全部都想起来了。”



“请您好好阅读这两本书。我就不打扰您了。”

长谷部抛下这一句话,就从我的房间里出去了。

留下我独自一人愣在房间里。

一时间,我不知道自己的怀着怎样的心情……

我只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接着翻开了那本残旧的《近侍日记》。

我的记忆,逐渐……



【6月26日:今天是我来到本丸的第一天。大将居然会重用我,让我担任了她的近侍,帮她处理内务。嘛,以后也请多多指教啦,大将!】

“呜哇!”

老实说,今天跟药研初次见面,我被吓到了。

一个少年,怎么会有如此MAN的声线啊?!时空管理局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还有,药研明明是短刀吧?!为什么说的话,一举一动,都像一把十足的太刀啊?!

“药研。”

“大将,我在。”

“你其实是太刀吧?”



【7月25日:大将她说她要离开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大将,你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我问了大将,可是大将什么也不肯说……大将真是的……如果能帮上忙的话,我会……】

“大将,为什么要离开呢。”

我很失败,逐渐失去了当审神者的意志。只是,这样的话,我真的能说出口吗?

望着眼前这个少年,我实在是无心伤害他。

“对不起,我必须走。”

是你的话,绝对无法挽留我的。



【10月5日:大将终于回来了!本丸的刀都很开心。是啊,大将能回来就好……】

我永远无法原谅那时突然离开的自己。

眼前的药研,跟我离开的时候,好像有了很大的变化……

“欢迎回来,大将。”



【12月2日:今天大将一直在躲着我……我做错了什么了吗?……】

我很奇怪。

我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时候喜欢上了药研。

只要听到药研的声音,我的心就会悸动不已。

只要是看到药研的笑容,我也会痴痴地笑着。

只要是看到药研,我都会下意识的去靠近他,感受他……

这样的我,实在是太奇怪了。



为什么啊?!

为什么我会喜欢上药研啊?

这样的我,只会让我们的关系变得一团糟……



!!



“我……”

我震惊地望面前的笔记,心中的平衡似乎瞬间崩塌了……

什么都没有了……

我……竟然忘掉了如此重要的事情……



“月亮,真美啊,大将。”

药研和我正坐在庭院,看着夜晚的庭院的风景。

两个人的独处,让我有点小高兴,又让我感到十分紧张,导致我一直在偷偷捏着衣角……

出于害羞,我也只好顺着药研的话,抬头看向月亮……

“是啊,月亮,的确很美。”

可是,月亮再怎么美。

在我心里,也比不上你重要啊,药研。

因为自己的思绪而感到十足的羞耻。幸好药研不会知道……带着这样的心情我慢慢低下了头。

“大将真是个笨蛋。”

哎哎哎?

我惊讶地看着身边突然这样发话的药研,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我做错了什么啊!?

“这种程度的话,大将还不明白吗。”

药研突然站起身来,走到我的面前,把双手搭在我的肩上,直直地望着我,说道:

“我爱你,大将。”


“药研!!药研你振作一点!!!”

出阵京都回来。

都是我的错,药研受了重伤……

“没关系,大将……”

药研用带着鲜血的手握住了我的,好让我安心下来。然后,他疲惫地笑了。

“受伤,也是我工作的一环……”

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抓住他的手放声大哭。



“大将,你是粘了双眼皮贴吗?”

“咦咦咦?没有啊……”

“可是,我怎么觉你的双眼皮怎么比平时的要深了啊?”

“啊,真的没有啦……不信你看看……”

说着,我把眼睛闭上,凑到了药研面前。

啵。

唇上传来的触感,让我的脸瞬间变得通红。

“得~手~啦,大将~”

“药研你个大坏蛋!!”



“药研,你还记得我们上次去看晚霞吗?”

明明只是几天前的事情,却好像已经过了很久很久。

“恩,我记得。晚霞很漂亮 。”

说着,药研把他的左肩甲卸了下来。

“是吗……可是这样的景色,我再也无法和药研分享了……”

药研……

药研要走了……

想到这里,我的心又变得刺痛起来。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

我好想哭好想哭好想哭……

但是,这是我和药研最后相处的时光了……

我要珍惜……

我不能哭!!

“大将。”

药研掏出本体,把他左肩甲上面的红绳砍了下来。然后,他把红绳砍下了小小的两节,各打了一个结。

接着,他走到我的面前,单膝跪下。

“大将……嫁给我,好吗?”

他把其中一根红绳围成的小圈子,递到我的面前。

我再也控制不了我的眼泪,任由它们夺眶而出。

眼泪向下爬,占据了我的脸庞……

真是的……

药研你……你弄哭我了……

我哭的样子,一定很丑……

可是……

我还是重重地点了头,并伸出了我的左手。

药研笑了。开心地笑了。

他温柔地把红线圈套在我的无名指上,说道:

“我最爱你了,大将。”



……



这是,惩罚吗。

记忆的碎片狠狠地向我的心脏捅去,像刀刃一样把我的心脏刺得千疮百孔。

好像把刀柄都穿进去了那样,下一秒,再也无法承受痛楚的心脏宣告死亡。

从伤口蹦裂出来的血液,化为眼泪,从我的眼眶里涌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天在莺丸面前没有流下的眼泪,在此刻汹涌而出……



我竟然,忘记了最深爱的你。



——4月10日 就由我来实现吧 你的使命 你的夙愿



晚霞。

药研和我静静地坐在湖边,享受着这大自的壮丽景色。

他左手无名指上的红线圈,跟我左手无名指上的红线圈相互呼应。

“药研,我做了一个梦。”

药研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地笑着。

“我做了一个噩梦,梦见你离开了。我也不记得你了。”

我默默地低下头。

“可是,当我醒来的时候,我才发现。”

“我才发现,现在的我和你在一起,才是梦境。你离开了,我也忘记了你,那才是现实。”



药研笑了。

他的笑声,十分爽朗。



“大将能够想起我,我已经很幸福了。”

“因为我,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我抬起头。沐浴在太阳的光线下的他的侧脸,是多么的迷人。



我知道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而药研是个付丧神。

在药研面前,我显得多么的渺小。

我一直觉得,药研是多么的帅气。而我,也想变成像他一样坚毅勇敢……

若是能早点明白就好了。

是药研。

是药研教会了我,怎么去战斗。

药研一直守护着我。

而现在,就是我去守护大家的时候了。



我用力地握住了他的手,说道:

“嗯。我明白了。接下来的我,将继续我的使命。”

“就由我来代替你继续实现吧,你的使命。”



呐,药研,我会坚强的。

因为,我终于明白了……



……



“侦查开始。”

鲶尾藤四郎的声音,号角吹响的声音,把我的思绪拉回现实。

我看了看左手无名指上的红线,笑了。

这是在药研的《近侍日记》里面找到的。他将我的红线夹在了最后一页。

而他,已经带着他的红线离去了。

所以,现在的我,要继续好好完成自己的使命……



药研所不能继续消灭的敌人。

由我,亲手消灭。



“听我号令!鱼鳞阵!!——”



走吧,药研。

我们走吧。

只要我还能继续完成我和你的使命。

那么,今后的我们,将永远在一起。



我从来都不是孤身一人。


END

——X月X日

西历2215年。历史修正主义者的力量变得异常强大,时空管理局接连战败,审神者数量锐减。

由于缺少刀剑媒介,召唤及维持本体已不存在于现世的刀剑男士要消耗更多的灵力。迫于生存压力,时空管理局不得不取消召唤及维持本体已不存在的刀剑男士的付丧神形态,作为请回。

在已经成功召唤而出的付丧神之中,名列49番的▉▉▉▉▉,本体在现世已失踪,是刀派粟田口所属里,唯一被列入请回名单的一员。

永别了,▉▉▉▉▉◆●▶✔☹☽◆☝♫۞㏇▇○☺☽


————————————


我的天哪我终于写完了……用了七个小时……

这篇大概是【我爱上了一把短刀,可是他的本体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的脑洞产物……

为了这篇文章我自捅N刀……终于把人生第一篇药研的文写完了……

想写一个致郁但最终治愈的故事, 不知道我做到了没有呢?

希望能够被喜欢……



谢谢各位的喜欢  续篇的脑洞已经完成了 希望续篇也能像这篇一样顺产

5.25


续篇:【以审神者之名】

6.09



评论(2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