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愛君 —

【雪心】(乙女向) 江雪左文字×审神者【更新中】【P2】

*这是故事的第二部分,如果这篇文章有荣幸能被你看到而你又有兴趣观看的话请前往第一部分。文笔略渣,希望能被喜欢。



那件事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

说实话,一切并没有发生很大的变化。众刀还是一如既往地出阵,一如既往地杀敌。审神者也是一如既往地安排远征,一如既往地安排当番……

江雪左文字对她的态度,也一如既往……

好像真的什么事也没什么发生一样。

既没有太热情,也没有过于冷淡。也是,他就是这样的一把太刀。很少言语,很少有表情流露,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超脱尘世的气息。

要不是左手缠着的绷带,真真切切地提醒她一切都不是梦境,审神者现在还不相信自己已经嫁给了江雪左文字。

“江雪是讨厌我了吗……”

的确,先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逼婚,之后又说出了那样的话。无论如何,这都让江雪太难做刀了啊……

啊啊啊啊好烦!!

还想着要和江雪打好关系的说……

想到这里,审神者下意识地低下了头。

这里是本丸的庭院。

风轻轻地拂过,脸庞感觉到的风的柔软的触感,让审神者的心情稍稍平和了下来。

耳边,传来那熟悉的,短刀们追逐打闹的嬉笑声。


这让审神者长英想起了她锻出江雪左文字的那一天。


“不是吧……三小时二十分!”

看到这个数字,长英先是目瞪口呆,随即身体被汹涌而来的喜悦之情占据,让她整个人感觉飘飘然。

紧接着,瞬间出现的花束轻巧地炸开,花瓣漫天飞舞,他就这样出现在她的面前。

花啊花啊。

无数的花啊,从锻刀房的四面八方散落下来,场面似极了无数的春樱在风中起舞。

审神者还是第一次觉得,新刀到来的花瓣让人感觉是那样的绮丽。

绮丽得让她忘记了怎么调整自己的呼吸,只能默默注视着面前这个极为俊美的长发男子。

袈裟……还有念珠……

轻轻飘着的花瓣缓缓落到了她和他的头上。

他……他是……四花太刀江雪左文字啊!

“在下是江雪左文字……”

还没等到江雪说完,审神者长英就激动地冲上前去握住了江雪的双手。

江雪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停下了自我的介绍,瞳眸瞬间放大。他望着面前的一脸兴奋地笑着的审神者,居然也有点不知所措。

“终于见面了!”


……


现在想起来,当时的自己,也是那么不懂礼貌啊……

难道说一开始自己就给江雪留下了不好的印象?所以江雪才一直……

“……啊!”

因为想事情想得入神,审神者完全没有留意自己走到了通向左文字的房间的走廊了。

还差点就撞到了从前面跑过来的小夜。

“?”

小夜抬起头,看着审神者,问道:“你是来找哥哥的吗?”

“啊……这个……呵呵,”审神者不好意思挠挠头,尴尬地说:“是啊……”

事到如今,就跟江雪好好地谈一谈,尽力挽回自己在江雪心中的印象吧……

小夜紧紧注视着审神者,重重地点了一下头,说:“哥哥就在房间里面。”

其实啊,平时的小夜,只要不说有关复仇的话,还是让人感觉很可爱的。

审神者不禁心生怜爱,稍稍弯下腰,用没有受伤的手摸了摸小夜的的头,说:“嗯,小夜去玩吧。”

小夜又点了点头,跑开了。

看着小夜跑开之后,审神者做了几个深呼吸,慢慢走向房间……

慢慢推开了门。



“南无阿弥陀佛……”

房间里,江雪正端坐着,闭着双眼念经。他一手转着念珠,一手有规律地敲打面前的木鱼。

审神者意识到他正在念经,就轻手请脚地把门关上,随后静静地在他身边坐下,以免干扰他念经的节奏。

尽管江雪念的都是她不懂的苦涩的经文,但江雪那富有磁性的嗓音,还有带着节奏感的木鱼的声音,在这个弥漫着淡淡檀香的房间里让她感觉非常安心。慢慢地,她不再躁动,她感觉自己的心也顺着他的声音,他的呼吸的节奏而去往了一个能让一切都安静下来的,理想的圣地。

审神者慢慢也闭上了眼睛。

这就是,江雪的魅力啊。

总是那样让人感觉到这个世间的静谧。

江雪能来到我身边,真是太好了……

太好了……



“哎……”

江雪突然停止了敲打木鱼的动作,深深地叹息。

“这个世界,真是充满了悲伤。”

审神者的冥想,因为江雪的叹息而中断了。审神者惊讶地睁开双眼,好奇他为什么停下。

“拥有自身的感情,大概也是一种悲伤吧。”

江雪并没有睁眼,手中拨弄念珠的动作也没有停止。但是他的话一出,让审神者有点紧张。她不知道他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跟她说话,她的心一瞬间又抓紧了。

“我本为刀,本为无情之物。但命运作怪,让我化身为付丧神,拥有了自身的感情,让我为这个世界而感到悲伤。这大概是我的原罪吧。”

江雪顿了顿。

“没有感情,就大概不会有所谓的爱了吧。可如今,我竟被自身的感情所束缚,真是不可思议啊……”

出于紧张,审神者整个人都挺直了腰杆,甚至呼吸有点紊乱。额头上,手心上甚至还渗出细微的冷汗。

“不过……是错觉吗,我竟然,感到一丝欣慰。”

“身体里充满了自身的感情。让我感觉,在这个无可救药的世界里,那个笑容,充满了让我作为付丧神生存下去的意义。”

讲到这里,审神者好像看见了江雪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微笑,脸上还带着几分淡淡的红晕。怀疑是错觉,她吓得赶紧用自己的手揉了揉眼睛,等她再重新正睁眼的时候……

江雪还是那个江雪,总是皱着眉头,不露一丝笑容的江雪。

果然是错觉啦……

“抱歉,小夜,跟你讲太多你不懂的事呢……”

江雪缓缓睁开了眼睛。

当他把视线抛向身边的人的时候,不禁愣了一下。

见状,审神者长英立马低下头,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对对对不起江雪殿下,那那个,我是来找你的,可可可是你在念经,所以我不敢打断你……”

江雪默默看着身边的人。那双美丽的瞳眸,似乎泛起了波纹。似乎有千言万语,都融进他的眼神里面了。

然而,江雪没有发话,这让审神者内心的愧疚感更加强烈了。

啊都是我不好……

“不必自责。”

沉默了几秒,江雪率先打破沉默。

呼……

得以放松下来,审神者感觉自己全身都要散架了。

“我想知道……”

“哎哎哎江雪殿下你说!”

审神者瞬间挺直腰背,恭恭敬敬地插嘴道。

“为什么,要唤我为殿下呢……只有这件事实是想不明白,问小夜和宗三,他们也道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江雪,在这时极力掩饰自己的感情波动,故作冷淡地询问道。

哎?原来江雪好奇这个吗?

“那个……是因为……”

“是因为江雪殿下给我的感觉很高贵优雅啦……身上也有一种仙气,举止也很有贵族风范,就像一个公主……不……王……王子,呵呵。”

审神者尴尬地笑笑。

说真的,王子这个称呼,更多是用来比喻粟田口之首——一期一振吧。

江雪还是比较像公主……

“这样啊……”

“对对对是的!”

就像在做骗人的小把戏的孩子,审神者赶紧附和,好让自己蒙混过去。

江雪眨了眨他那双有着浓密长睫毛的双眼。

……公主吗?

……我是公主?

……这种感觉真是奇妙。

“唤我江雪,”江雪顿了顿,道:“江雪就够了。”

“哎哎哎可以吗?!”

……你,还真是奇怪呢。

……比起我的本名,殿下的话,不是显得更加遥远了吗。

……两人的距离。



“我们……”

“我们现在的关系,跟以前有所不一样了,对吧。”

哎哎哎哎哎哎??!!!

审神者目瞪口呆,内心全是大写的问号。

今天的江雪,似乎有点异常呢……

难道说,他不责怪我了吗?

难道说,他承认我了吗?

逼婚这件事,咳咳。

可是,那只是挂名的啊!

我们又不是真正的夫妻……什么的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

会结束的吧,我们……

毕竟……

我们不是……



“我希望你叫我江雪。”

江雪站了起来,用十分严肃的口吻说道。

审神者也赶紧跟着站了起来。

她看的出,他的表情,是认真的。

江雪……

你真的……



江雪直视着审神者长英的双眼,字字真切地说道:“不必如此拘束。”

“希望,一切都能如你的初心所想的那样。”

……“终于见面了!”



我的初心?

一瞬间。审神者的脑海里剧烈地闪过记忆的片段。

她仿佛像可爱孩子获得了上天赐予的最好的礼物一样,激动地冲上前去,握住的那双素手,瞳眸里透露出的喜悦之情,快要从眼眶里溢出来啦。

“终于见面了!”



“嗯!江雪!”

长英也注视着他的眼睛,边露出真心的笑容,边喊出了他的名字。

听到她语句的瞬间,江雪左文字的心剧烈地跳动了一下。

“我最近一直很苦恼……江雪是不是讨厌我了呢?又一直感觉,自己给江雪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

“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真的承受不过来……我真的好害怕和江雪的关系会不会因此恶化……”

“可……可是,我知道了……”

说道这里,审神者慢慢抬起头,声音重新变得元气了起来。

“江雪,并没有怪我,我很开心!”

“因为江雪,是我重要的刀啊……”



!!



……你过于温柔了。

……但是,这份温柔,或许会带来悲伤。

……搞不懂呢,人类的感情什么的。


“听到江雪这么说,我感觉终于能在江雪面前表达自己真实的感受呢。”

“我明白了……江雪!从今以后要多多指教!”

“谢谢你!江雪。真的谢谢你。”

审神者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其实,江雪也是很温柔的人嘛!”



今天的本丸,依旧是那样的和睦。


TBC


写着写着就出乎自己的意料了呢。嘛终于要进入主线了吗……

故事大纲:明明是我先来的 为什么不照着我写下去呢 为什么会这样呢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