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愛君 —

【雪心】(乙女向) 江雪左文字×审神者【更新中】【P1】

“拜托了,江雪殿下……请跟我结婚!”

……

事情是这样的。

资深审神者长英,最近收到了一封奇怪的电子邮件。

——”想活命的话,就赶快和你身边一个叫江雪左文字的男性结婚。时间无多了。“

没有署名。连发件人地址都隐藏了,更为这封邮件增添了一份神秘感。

“哈?什么嘛……这年头的恶作剧真是越来越无聊了啊,连性命这种事都扯上的话。”

长英这样说着,不以为意地关上了手机。

接下来,在收到邮件的这天里,长英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

先是上学在街上走着,差点被高空坠下的花盆砸到头,被吓个半死;然后是课室的崭新的椅子突然就坏掉了,整个人摔在地上,也曾想过是别人的恶作剧,可自己拿了别的椅子又坏了,又摔了一次;上体育课练习自己最为擅长的跳马,结果居然失手扭到了腰,痛到整个人都麻木了;放学由同学送回家路过操场的时候,被飞过来的篮球正好砸中脸部,鼻血哗啦哗啦地直流,同行的同学却什么事也没有;洗澡的时候,在浴室的防滑地砖上滑到了,左手直接摔到骨折……

长英猛地想起了那份邮件。

“不会吧……是真的啊?”

整天可怕的经历让长英心惊肉跳。去了医院包扎手臂之后,她第一时间就返回自己的本丸召开本丸例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做了一个不太标准土下座,伏在江雪左文字的面前。

“拜托了,江雪殿下……请跟我结婚!”

众刀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正在喝茶的莺丸把茶喷在了坐在他隔壁的三日月宗近的脸上,可怜三日月了;压切长谷部吓得右手一松,自己的本体重重地摔在榻榻米上;加州清光正在涂指甲油的手一抖,打翻了指甲油瓶子,洒了一桌子指甲油;短刀们全都站了起来,一脸惊讶地看着五体投地的审神者……

唯独当事人江雪左文字,冷静地很。冰蓝深邃的眸子冷冷地瞄了一下审神者,一语不发。

加州清光一脸悲痛地爬到审神者面前说道:“审神,你爱的原来不是可爱的我吗……为什么会这样呢?第一次成为了审神你的初始刀,有了亲密的交流,但是审神你却向江雪求婚……明明是我先来的啊!为什么会这样啊?!”

药研藤四郎跨步走到审神者身边单膝跪下。充满磁性的声响起:“大将?你的手到底怎么了,快给我看看。”

“还有,结婚,又是怎么一回事?"

长英只好慢慢地坐起身,灰头灰脸地把收到邮件的事和今天的惨痛经历说了一遍。

听完审神者说的话,众刀都慢慢冷静了下来,面面相觑。

长英瞄了一下江雪的脸,想看看他有什么反应。可是他还是和刚刚一样,静静地坐在那里,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诸君,我有一言。”

发话的是粟田口之首一期一振。只见他缓缓站起,微微俯身向审神者行了一个礼。

“我知道现在诸君的心情都很复杂。主殿突然就要和江雪殿下结成夫妻,连我也没有一点点心理准备。”

“这封邮件虽然没有署名,可是写信人能指名道姓地报出江雪殿下的名字,预言主殿她的时间不多了。”

“由此推出,写信人必定知晓主殿的事情,但是,他出于自己的苦衷,隐藏了自己的身份。从主殿今天的经历来看,写信人的话具有可信度。”

“我们现在关注的重点不是这封信是谁写的,而是主殿的确面临着生命危险。依我之见,也就只能按照写信人的方法去做了,请江雪殿下即刻与主殿结成夫妻,拯救主上,拜托了。“

说道这里,一期一振再次微微俯身,向江雪行了一个礼。

“可是……在我的心中,永远只有一期哥才配得上审神……”一旁的乱藤四郎低下头,双手捏了捏裙角,小声地说道。

“乱!”一期一振冲着乱吼道,声音中带着几分愤怒,“现在不是胡乱说话的时候,主殿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事到如今,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药研接上了话。

长英和众刀向江雪投出求助的目光,急切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我没有拒绝的权力,对吧?”

说到这里,江雪站了起来。

无论怎么看,江雪左文字,是个美人,而且是个高冷大美人。他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长长的睫毛下,有着一双仿佛能看穿人的灵魂的冰蓝深邃的瞳眸;高挺的鼻子,还有性感的薄嘴唇;一个男子能长成这般美貌,真是天下少有。别忘了他那一头让女性都深感自卑的柔顺的冰蓝色长发,更为他身上特有的俊美再添几分光彩。从外表来看,江雪左文字已经是完完全全超脱尘世的至美的存在了。他身上那份特有的高冷的气息与仙气完美地交融在一起,让他在举手投足之间,无不散发出诱人的美。

就连站起来这么简单的动作,也让在一旁看着的审神者长英忘记了时间的流逝,手臂的疼痛,导致呼吸错乱了一下。

江雪左文字……

真的好美呀。

正当长英这样想着的时候。江雪那薄而性感的嘴唇动了动:“哎……那就开始吧,婚姻的……仪式……“

他果然答应了呢……

长英回过神来,笨拙地从现世带来的文件夹里抽出两张急急忙忙准备的纸。

纸被完全抽出来的一瞬间,长英的心跳开始变得急促。

她用未受伤的手把文件递给江雪。

“江雪殿下,这是现世的法律文件……我的那份已经签好了……麻烦你在这里签下自己的名字……”长英不由自主地低下头,声音变得越来越小。

众刀都能明显地看到,长英在微微颤抖。

江雪缓缓地接过了文件,美眸默默注视着她的眼睛。他的嘴唇缓缓开启,好像要说点什么……

“主!”

平野藤四郎上前一步。站在审神者的面前。

“您真的决定了吗?”

长英微微一愣,道:“是的……”

“可是您在害怕,不是吗?对于结婚这件事,您是害怕的吧?您在颤抖。”

江雪的视线转移到平野身上,随即又移到审神者身上来,默默地等着她的回答。

“……不是害怕,我只是在可惜而已。”

长英摇了摇头。

“这份文件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呢。莫名其妙就要嫁人了,总感觉有点不甘……”

说到这里,长英稍稍抬起头,偷偷瞧了一眼江雪的表情。

只见江雪缓缓地把头扭了过去 ,躲避了长英抛来的目光。

果然是讨厌我了吗,江雪……

长英生硬地挤出一个微笑:“嘛,如果是为了活命的话,结婚这种事也算不了什么,嘛,对吧?”

审神者的这句话一出,本丸的空气瞬间凝固。

所有刀都清清楚楚地知道,这件事情非常严肃。他们明白,结婚这件事,是和审神者的生命挂钩的。

不是在开玩笑。

所以,没有一把刀再冲出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哎……”

只见江雪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我,并不高兴……”

你也如此吧,不甘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不愿这样就嫁作他人。

江雪突然飞快地走到桌子旁边,伸手拿起歌仙兼定的毛笔就要在文件上挥毫写下自己的名字的时候……

却被小夜左文字一把按住手。

“哥哥,这是现世的文件。不是用毛笔写的……”


——————————


审神者长英,在十六岁的时候签订了婚姻契约。对象是江雪左文字,她本丸里的一个付丧神。

契约生效。


那件事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

说实话,一切并没有发生很大的变化。众刀还是一如既往地出阵,一如既往地杀敌。审神者也是一如既往地安排远征,一如既往地安排当番……

江雪左文字对她的态度,也一如既往……

好像真的什么事也没什么发生一样。

既没有太热情,也没有过于冷淡。也是,他就是这样的一把太刀。很少言语,很少有表情流露,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超脱尘世的气息。

要不是左手缠着的绷带,真真切切地提醒她一切都不是梦境,审神者现在还不相信自己已经嫁给了江雪左文字。

“江雪是讨厌我了吗……”


TBC


之前梦到过被逼跟江雪结婚……婚后真的没什么不一样啦不过偶尔瞧到了红着脸念经的江雪我要炸啦【虽然本命是药研但还是很想写下来分享的说【x

本文不是欢乐向了啦【x  但是被基友吐槽很好笑什么的。接下来的剧情都想好了就是没时间写。  之后的更新都会放在这里。










评论(3)
热度(28)